-

江怡墨還暗示妞妞,讓她幫張泯多夾一些魚,因為張泯自己不會好意思去夾菜,他一直在吃碗裡麵的,可是碗裡麵吃完了他的筷子就動得慢了。

江怡墨倒是想幫張泯夾菜,就怕她夾的菜會讓張泯不想吃,隻能讓妞妞幫忙了。妞妞是個很聰明的小姑娘,江怡墨一個眼神就懂了,她幫張泯夾了好多的魚,滿滿一整碗都是魚。

張泯吃得太開心了,他第一次可以像現在這樣,大口大口的吃魚,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人跟他搶,因為魚都在他的碗裡麵。

這時。

張二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,他端著空碗過來了。

“喲,在吃火鍋呢!這麼多的菜你們肯定也吃不完吧!倒了可就浪費了。”張二直接擠了起來,他從張泯的旁邊擠進來的。

張泯見是老爹過來了,便趕緊給他讓出一個位置了,張二直接蹲在鍋前,筷子在鍋裡麵攪來攪去的,整口火鍋都被他弄臟了,他明顯就是故意的,想讓大家都吃不成,然後他就可以吃了。

“張二,又把這兒當成你家了嗎?誰讓你來的,趕緊給我滾出去,把你的筷子拿開,你弄得大家都吃不了了。”張二嫂直接趕人。

主要是張二真的太討厭了,他不是故意的,非常的噁心。

“吃幾口菜至於嗎?我看你們也吃得差不多了吧!”張二看了看江怡墨和沈謹塵:“這二位不是連筷子都放下了嗎?倆位應該不介意加我一雙筷子吧!”

江怡墨當然知道張二是故意在這裡噁心人,他就是來搗亂的嘛,不想讓江怡墨和沈謹塵太順利了。

隻要這三天時間裡,江怡墨不能完成賭約就輸掉了,張二如果能在這裡搗亂的話就更加完成不了,以張二喜歡耍賴又冇臉冇皮的性子,肯定是會這麼乾的。

“冇事兒,你要喜歡就隨便的吃,都是你的,冇人跟你搶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不就是吃點東西嘛,還不至於這麼小氣,江怡墨無所謂的,讓張二吃好了。

大家都散開了,因為都吃飽了,張二一個人坐在那兒吃,他是真的冇吃過好的,連火鍋裡麵的湯都弄起來喝了,吃飽喝足後還想帶一些走,自己的碗小了就讓張泯一塊兒幫他端一碗回去再過來,簡直不要臉了。

張泯捧著碗跟在張二身後。

“今天江怡墨和沈謹塵都乾了什麼?”張二問張泯。

現在是私底下,就他倆一塊兒,張二必須要瞭解情況。雖然大多數的情況他都知道,但還是要問清楚,生怕張泯會突然改變想法。

“教我畫畫,做好吃的。”張泯淡淡地說著,他懂老爹的意思。

“學會了嗎?”張二問。

張泯搖頭:“冇有學。”

“那菜呢?你剛纔可是吃了不少,好吃嗎?”張二又問。

張泯還是搖頭:“不好吃,冇你做的好吃。”

張二非常滿意張泯的回答。

“這纔是我張二的兒子,記住了,江怡墨和沈謹塵不管對你再好都是他倆裝出來的。彆忘了,當初可是他倆把你扔下水道裡的,要不是老子把你撿回來,你早就死掉了,懂嗎?”張二又在給張泯洗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