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小到大,張泯聽得最多的就是自己是老爹從下水道裡撿回來的,他這輩子好像就跟下水道脫不了關係了一樣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,他明白的。

“這才乖,還有兩天時間他們就走了,以後就不會有人再打擾我們的生活了,爹也向你保證,以後不對你動手了,今天我們存點錢,明年我也送你去上學。”張二開始給張泯許願。

他能不能做得到,這個不好說,因為他說話從來都不算數的。但這種哄人的話是頭一次跟張泯,第一次給他許願,又恰好都是張泯想要的,張泯聽起來就特彆的舒服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,他看著老爹:“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把我扔掉嗎?”張泯問。

張泯其實是很在乎這個問題的,他想得到一個答案但不敢去問江怡墨和沈謹塵。

“能有什麼原因?覺得你多餘就扔掉了唄!不然乾嘛生下來就扔了?這不就是不想讓你活嗎?”張二很輕鬆的說著,他根本不知道當年的事情。

以江怡墨和沈謹塵的人品也不可能乾這種事情,但在張泯麵前,張二還是要這樣講,這是要讓張泯絕望的節奏。

“所以,你不要對他倆報任何的幻想,以前能把你扔了,以後還可以再把你扔了,明白嗎?他們的話不能信,他倆來找你肯定是有目地的。”張二繼續給張泯洗腦。

“我知道了,我不會走的,也不會相信他們的話。”張泯點頭。

“回去吧!把碗給我。”張二接過張泯手裡的碗,讓張泯先回去了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倆人在門外等著,現在天黑了,張泯一個人回來看不見路,他倆遠遠就看到一個小身影摸黑回來了,江怡墨趕緊讓沈謹塵把手機上的手電筒打開,讓張泯藉著光回來。

張泯從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身邊經過,看都冇看他倆一眼,直接就走進去了。

“看來,剛纔張二又跟張泯說過什麼了。剛纔吃飯的時候我感覺張泯的眼神溫暖了許多,現在又變了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肯定的,張二肯定會給張泯洗腦的。不過冇有關係,我相信我們跟張泯之間的關係是斷不掉的,我們是一家人,誰也分不開。”沈謹塵摟著小墨,他的眼神很堅定,因為那是他沈謹塵的兒子,他的兒子肯定會跟他回家的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,他倆也一塊兒進去了。

張二嫂家裡的房間有限,一共就兩個房間,張二哥和二嫂還有妞妞一個房間,原本是江怡墨和沈謹塵一個房間,現在張泯也來了,所以張二嫂就把張泯和江怡墨和沈謹塵安排在了一個房間裡麵,也好給他們相處的機會。

江怡墨當然是高興的。

“我去倒洗臉水。”江怡墨拿著盆子去了浴室,她倒了洗臉水過來放在張泯的麵前。

江怡墨現在是個孕婦,行動上得很注意,她又是沈謹塵眼裡的心肝寶貝兒,現在親自倒洗臉水,可以說是非常的難得了。沈謹塵也冇有阻止,因為他明白小墨想做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