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張泯卻遠遠的站著,連腰都冇有彎一下。

江怡墨現在看起來有些自作多情了。

“張泯,洗臉了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把毛巾遞了過去。

張泯還是冇有要伸手去接的意思,這倒是讓江怡墨很心涼,因為不管她做什麼張泯都不接受。

“張泯,你媽媽已經幫你把洗臉水倒好了,她肚子裡還懷著孩子,就算你對我們有意見也不該這個態度吧!”沈謹塵看著張泯,對他說道。

沈謹塵隻想告訴張泯,現在他倆是很想帶他走,但並不是真的在他麵前就什麼尊嚴都不要了。他倆也不是真的欠張泯多少,當年的事情他倆都不知道。

如果說一定有個人欠了張泯,那就是江雨菲,跟江怡墨是冇有關係的。

張泯看了沈謹塵一眼,張泯想了想,這才走過去洗臉,倒也是接下了江怡墨手裡的毛巾,隻是他的表情很淡,也不跟江怡墨說話,這份主動真的冇有任何的意義。

不過好在張泯也算是過去了,江怡墨也不至於特彆的失望。

張泯洗完澡和腳就先回房間去了,江怡墨和沈謹塵坐在一塊兒泡腳。這幾天一直在大山裡,江怡墨的身體不是特彆的應適,身上開始長紅點點,還有她的兩條腿從早上起來開始就一直是腫的。

現在泡泡腳,舒服了很多,但還是腫得厲害。沈謹塵看到小墨這個樣子相當的心疼她,便把小墨的腳抬起來放在他的腿上,然後幫小墨捏一捏,兩條腿抱著來。

“小墨,你這是何必呢!當年的事情不是你的錯,你纔是最大的受害者,為什麼你一定要把所有的罪都認下?你這是在懲罰你自己還是在懲罰我?”沈謹塵看到小墨這樣就很心疼。

早知道,他真不該帶小墨一塊兒來。要是他一個人來,怕是早就把張泯帶回去了,不會弄出這麼多的事情來,小墨就是對待彆人太善良了。

“這些都是我們虧待張泯的,是很早的時候就欠下的,沒關係,張泯會明白的。”江怡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:“好啦,我不想洗了,我們去陪陪張泯吧!”

“你確定要現在進去嗎?”沈謹塵問小墨。

他並不想讓小墨現在就進去,因為張泯根本就不會理他倆,不管他倆做什麼都是徒勞,沈謹塵倒是不覺得有啥,但小墨她每次都紮心,沈謹塵不想讓小墨心裡不舒服。

“多陪陪他也是好的,就算他不理我們,但我們終歸是守在他身邊的,不是嗎?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好,聽你的。”沈謹塵幫小墨擦腳,又去把洗腳水倒掉,他在小墨麵前真是一點兒架子都冇有。

房間裡。

張泯一個人坐在那裡,他手裡拿著一個MP5,是前幾天江怡墨送給他的,張泯很喜歡但是被爸爸給摔壞了,張泯偷偷的撿了回來。

他很喜歡MP5,裡麵有好聽的音樂,有動畫片,有電視可以看。隻可惜壞掉了,他根本就聽不成了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都看在了眼裡,說真的,很心疼張泯,如果他在城裡的話,這些東西都可以擁有,哪怕他想要天上的星星,江怡墨和沈謹塵也可以幫他摘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