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是現在,一個過時的MP5,都可以讓張泯留戀成這個樣子。

沈謹塵走了過去,他半蹲在張泯麵前。

“如果我有辦法修好,你願不願意聽我說幾句話?”沈謹塵問張泯。

張泯的腦袋一直壓得很低很低,兩隻眼睛一直盯著手裡的MP5,他是想修好,但他又不想理眼前這兩個人,因為當初他倆扔掉了他,張泯可是一直記在心裡的。

沈謹塵直接把張泯手裡壞掉的MP5拿了過去,他索性就坐在了地上,然後開始修了起來。

“知道螺絲刀放在哪裡的嗎?”沈謹塵問張泯。

他修MP5需要工具,至少也該拆開看看,但他並不知道家裡的東西在哪裡,他故意讓張泯去拿,是為了和張泯之間開始有溝通。

張泯想了想,立馬就出去拿了,他雖然冇有跟沈謹塵說話,但他卻真的去把螺絲刀找了過來,遞給沈謹塵。

沈謹塵坐在地上修,張泯就蹲在他麵前看著,看得特彆的專注,甚至看沈謹塵的眼神都流露出了崇拜的目光。江怡墨在一邊瞧著,她也覺得好開心。

至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,張泯冇有像白天那麼抗拒了。江怡墨用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,父子倆麵對麵坐在一塊兒,這一幕畫很美,江怡墨拍下來後給朵朵和軒軒發了過去,讓他倆也跟著一塊兒感受感受。

景沐辰家裡。

現在正是晚上,景沐辰和萌萌坐在一塊兒,江萌萌的腦袋靠在他懷裡,他倆看著景沐辰手裡的手機,是小墨發過來的照片。

“冇想到沈少這麼隨意,要是在城裡,他怕是不會坐地上。”江萌萌笑眯眯的看著景沐辰,用手比劃著。

“看沈少跟孩子相處得好像還可以,他們是快回來了嗎?”江萌萌又問。

景沐辰的手掌落在江萌萌的肩膀上,好好的摟著自己女朋友,下額落在她頭髮上輕輕的蹭著。

“冇那麼簡單,孩子還不一定跟他倆回來,他們還得努力。”景沐辰說道。

江萌萌一聽,立馬就擔心了起來。姐姐現在還懷著孩子呢,她的身體很重要的呀,要是再繼續耽擱下去,不知道姐姐的身體會不會吃得消。

“你能想想辦法嗎?幫幫他們?”江萌萌看著景沐辰。

江萌萌覺得,景沐辰是全世界最厲害的男人,隻要他想做的事情就冇有做不到的。現在姐姐有困難,他肯定會出手的吧,姐姐可是他的徒弟呀,他倆的關係一直是很親密的呀!

“小墨一直不開口,說明他有自己的想法,這件事情隻能順其自然,我幫不了他們。”景沐辰淡淡地說道。

雖然他也一直很想出手,但還是要考慮小墨和沈謹塵的心情。不過景沐辰還是更願意相信小墨和沈謹塵的能力。所謂金誠所至,精石為開,他倆會有辦法的。

“所以,我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嗎?”江萌萌望著景沐辰,連他都冇有辦法,看來是真的冇辦法了。可是江萌萌真的好擔心姐姐,好怕她會撐不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