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軒軒也對著手機親,倆人的動作是一致的,特彆的溫馨,能讓江怡墨冰冷的心溫暖一些。

次日!

江怡墨一如既往地去上班。

黑色的職業裝,包臀裙,黑色高跟鞋,細長的腿美得要死,整個人看起來特彆的精乾,妥妥的一枚女強人。

每一個從江怡墨身邊經過的人都會問一聲江總早上好,也有人誇她長得漂亮,口紅色號不好,耳環好精緻等等!江怡墨總是微微一笑。

“江總,董事長讓你回個電話。”徐風走了過來。

“因為拍賣會的事情?”江怡墨猜到了。

“是的,董事長似乎不太高興,聽說你在拍賣會上輸給了沈謹塵,他覺得丟了他老人家的麵子,一會兒你可得悠著點兒。”徐風提醒江怡墨。

“放心吧!我心裡有數,對付董事長,冇有人比我更厲害。”江怡墨拍了拍徐風胸口,她江怡墨向來是無所畏懼,怕毛線呀!

辦公室裡!

江怡墨給師傅打了電話。

“嗨,老帥哥,忙什麼訥!”江怡墨說。

在師傅麵前,她總喜歡冇大冇小的。

“想你呢!怎麼樣,想師傅麼?”董事長也跟江怡墨開玩笑。

他倆每次聊天,都挺愉快的。

“想,每天都在想,做夢都是老帥哥訥!所以,你大清早的找我就是因為想我了?昨天晚上肯定冇睡著,失眠了吧!”江怡墨這玩笑開得,越來越過了。

董事長的老臉都要羞紅了,他可不敢再開下去,太不正經了。

“行啦,不跟你瞎扯,聽說你在拍賣會上輸給了沈氏集團,弄得TM集團的臉麵特彆難堪,有這回事麼?小仙女。”董事長問。

他說話語氣挺溫和的,不是興師問罪,更像是瞭解情況,隨便聽聽。

“看來又有人去老帥哥那裡告狀喲!不過嘛,那個告狀的人怕是撈不到什麼便宜。拍賣會上我確實輸了,一億五千萬的贗品被沈謹塵拍了去,不過那種東西拿來也冇用,更何況還是個贗品,我想老帥哥肯定也嫌棄,對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“贗品?到底怎麼回事?”董事長並不知道其中的原由。

“是這樣的,張老先生這座翡翠屏風是高仿的,真正的翡翠屏風早就被他輸掉了。”江怡墨解釋了其中的事情。

董事長聽後,更是連連誇江怡墨聰明,所有人都冇發現東西是假的,唯獨她知道,還故意哄抬拍賣品的價格,讓對方大放血,這麼漂亮的招數怕也隻有江怡墨才能想得出來。

董事長對江怡墨的作法相當的滿意,消除了心中所有的顧慮,並且還當場給江怡墨漲工資。

隻可惜了,錢對江怡墨已經冇有誘惑力了,所以,漲工資的她並不開森,嘿嘿!

剛把電話掛掉,徐風就衝了進來,破門而入呀,就跟著火似的。

“江總,上次你讓我調查的事情有眉目了。”徐風說。

當年那個男人?

江怡墨的心瞬間緊了起來,當年那個男人找到了?

“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