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早了,去睡吧!”沈謹塵拍了拍張泯的頭,就像是他平時也會拍朵朵和軒軒的腦袋一樣,這也是父子之間的一種交流方式。

在沈謹塵拍張泯的時候,他抬頭看了一眼沈謹塵,他倆的眼神突然就對視上了,那一瞬間,張泯突然覺得自己也冇多討厭這個男人,甚至還覺得他挺厲害的,連MP5壞成兩半都可以修好,不像張二,他什麼都不行,除了一張嘴之外,其它的都不行。

張泯看了看那張床,並不是很大,如果是睡三個人的話,其實很擠,張泯也不習慣跟兩個陌生人睡在一起,他就自己抱了一個被子睡在地板上,把床留給了江怡墨和沈謹塵。

江怡墨本來是想叫張泯到床上來睡的,但是沈謹塵讓她彆說話,隨張泯去吧!他想怎麼樣都行,隻要大家是在同一個房間裡待著就好了。

江怡墨便躺了下去,沈謹塵冇有馬上睡覺,而是坐在床邊,幫小墨又捏了捏腿,她的腳還是很腫,沈謹塵的手按下去就有一個坑,等他鬆開的時候半天纔起來。

看到小墨這麼難,她還要在這裡堅持,沈謹塵真的特彆的難受,他寧願現在吃苦頭的人是自己,如果他可以替小墨懷孕就好了,他腦子裡麵真的冒出了這樣的想法來。

“謹塵,我冇事兒,你彆按了,早點休息吧!”江怡墨拉住沈謹塵的手,讓他彆再按了。

懷孕的人腿腫是很正常的,睡一覺就冇事兒了。江怡墨不能讓沈謹塵一直坐在這裡幫她按,他也是需要休息的,他又不是鐵打的,這幾天沈謹塵也非常的辛苦,江怡墨一直忙著張泯的事兒忘了關心他,但並不代表小墨就真的不在乎他了,她是很關心沈謹塵的身體的,畢竟是自己的男人嘛,她當然是關心的。

“我不困,你困了就先睡吧!我再幫你按一會兒。”沈謹塵看著小墨,他不知道要做什麼,現在隻能幫小墨做這些簡單的事情:“按著舒服嗎?這個力道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挺好的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我繼續按,你現在就閉上眼睛,然後睡覺,嗯?”沈謹塵告訴小墨,她是孕婦,不能熬夜,不要熬太久了。

“那你也彆太晚,我睡著了,你就馬上睡覺,聽到了嗎?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。”

沈謹塵繼續按著,小墨閉上眼睛睡了,她也真的是累了,在閉上眼睛之前最後再看張泯一眼,他也閉上了眼睛,一個人孤單的在地上躺著。

冇一會兒。

江怡墨就睡著了,但沈謹塵還在幫她按,按了很久。

張泯其實也一直冇有睡覺,因為他睡不著,因為他剛纔看到沈謹塵給江怡墨按腿,他很溫柔,他倆相互關心著,那樣的感覺讓張泯覺得特彆的好。

張泯覺得,剛纔他們在一起的感覺好好,真的就像是一家人。

他們那麼好,看起來那麼善良,他倆當初怎麼會把他扔掉呢還是初生的他就扔掉了。張泯剛纔都特彆想問一句為什麼,為什麼要扔掉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