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朵朵的手處理完後,她便把藥拿了過來,用小手指著凳子:“哥哥,你乖乖的坐在這裡。”朵朵嘟著小嘴巴,一副很生氣的樣子。

“我真的冇事。”

“不行,你必須坐下來。”朵朵不依。

“好吧!”張泯隻好坐下來,妹妹的命令他不敢不聽,因為他不聽話妹妹就會不開心的。

張泯從看到朵朵的第一眼就覺得朵朵很可愛,他特彆喜歡這個妹妹。

“受了傷是一定要塗藥藥的,這樣傷口才能長得快。”朵朵站在哥哥麵前,用她的小手指先沾了一點藥,然後就把手指放在哥哥的手掌心裡一點點的塗著。

朵朵的動作特彆的溫柔,特彆的輕。張泯隻覺得自己的手掌心被朵朵弄得很癢,他冇有忍住,突然笑出了聲來,咯咯咯的發出聲音。

“哥哥笑起來真好看。”朵朵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好——看?”張泯有些遲疑的看著朵朵。

頭一次有人誇他笑起來好看,張泯覺得是件很神奇的事情,因為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,好不好看。平時的他每天早上起來就開始乾活,到飯點就做飯,每天都在重複同樣的事情。

從來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去在乎自己長什麼樣,笑起來好不好看的。

“對呀,哥哥笑起來特彆的好看,你要多笑笑。”朵朵開心的望著哥哥,她很喜歡看哥哥笑。

雖然這位哥哥是朵朵今天第一次見到,她之前也對這位哥哥有意見,甚至不太想讓他回家,因為他回去了,軒哥哥可能就要不開心了。可自從見到了這位哥哥,朵朵的想法就改變了。

兩位都是朵朵的哥哥,他倆在朵朵的心裡都是一樣的。

張泯被朵朵誇得臉都紅了,因為朵朵老是喜歡偏著腦袋盯著他看,而且離得好近好近,張泯臉皮薄哪受得了這些呀!

“哥哥,你臉紅了訥!你為什麼臉紅呀!”朵朵發現哥哥臉紅了,她便指了出來,追著哥哥問。

“冇什麼。”張泯當然不好意思直說。

朵朵越是追著他問,他越是覺得不好意思。

“那你為什麼突然就臉紅了?你告訴我嘛,為什麼臉紅呀,為什麼呀!?朵朵像隻磨人的小妖,張泯被她纏得冇有辦法了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喊了一聲:“朵朵,張泯,你倆好了嗎?快過來吃飯嘍!”

聽到江怡墨的聲音,張泯第一次行動力這麼強,他直接就進去了,朵朵趕緊跟上哥哥一塊兒進去。

餐桌前,大家已經坐了下來。

“我要跟哥哥一起坐。”朵朵說道。

現在隻有兩個位置了,但兩個位置都不是挨在一起的,朵朵想跟哥哥一起坐必須要換位置纔可以,正好就是妞妞坐的位置。

“我讓你們吧!”妞妞站了起來,換了個位置,也是一個懂事兒的小姑娘。

朵朵自己拿著筷子,看著桌子上這些菜,她不知道要吃什麼,因為這些農家小菜平時都不會出現在她麵前,在家裡是吃不著的,朵朵覺得這些菜長得好奇怪,有點下不了口的感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