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已經確定了他的身份,是名男公關,這是他新工作的地方,這傢夥可讓我好找,五年前就一直玩消失,怎麼都找不到人。原來他是換了名字,現在叫李修,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他。”徐風把地址給江怡墨。

接下來,要怎麼做,就看江怡墨了。

“好,你先出去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。

她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發呆,原本找到這個男人,是想通過他,想辦法把孩子奪回來。現在人突然找到了,離江怡墨的計劃更進一步了,她卻不知所措了。

江怡墨答應過朵朵,不會隨便去破壞他們的幸福,江怡墨不想當壞女人,更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覺得她鐵石心鋼,不擇手段。

可那是她的孩子呀,江怡墨現在有身份有地位有錢,唯獨冇有親情,她也渴望兒女在身邊陪著,和親人在一起,況且,江雨菲對朵朵並不好,江怡墨現在嚴重懷疑,朵朵的病是不是江雨菲造成的。

她思考了許久,最後打了會所的電話,用高價預定了今天晚上的李修,把他包了下來。

晚上!

江怡墨穿了條長裙,手裡提著包包,瀑布一樣的長髮披在背上,每走一步裙襬都會飛起來,頭髮也會往後飛,身上的香水味很上頭,從她身邊經過的男人都會忍不住看上兩眼。

“江總——你——好美。”徐風嚇得話都講不出來。

他坐在車裡等江怡墨收拾打扮,果然是冇有白等,為什麼江大BOSS穿長裙會這麼美?腰好細好想用手去掐一把呀!

江怡墨手中包包一甩,直接打在徐風臉上!

“穿這麼美,不就是讓人看嘛!我看和彆人看有什麼區彆?”徐風小聲地說。

咣噹!

江怡墨的包包又砸了過來。

“我錯了,我錯了。”

半小時後!車停在會所門外!現在是晚上十點,正是會所營業的高峰期,門檻都快被踩破了。男男女女都有,都是過來找消遣的。

能來得起這種地方的人,非富即貴,都是不差錢的主,想找個可以放鬆身心的地方,而這兒,就是F國最高級的會所,聽說在這裡,隻要有錢,能買到你意想不到的快樂,啥樂子都有。

江怡墨頭一次來!有點緊張。

“江總,要不要我陪你一起進去?當然,你得給我報銷,嘿嘿!”徐風笑得很猥瑣。

彆以為江怡墨看不穿他的心思,直接用包包砸過去。

“想玩免費的?想都彆想,老實在車裡給我待著,車要是丟了,我就把你丟了。”江怡墨自己下車。

這種事情,還是她自己去辦比較好。

“彆呀,好不容易來一回,平時可冇這時間,你就當是犒勞下屬唄!江總?江大BOSS?”徐風失落的躺在車裡。

命真的很苦呀!

“滾。”江怡墨突然回頭,狠狠的瞪了徐風一眼。

他立馬就把嘴巴閉上了,但心裡很委屈呀!平時江大BOSS挺大方的,怎麼關鍵時候就不瞭解男人了呢!讓徐風進去耍一把怎麼了?又花不了她多少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