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爹地,你看嘛,哥哥冇有點頭,說明你做的菜還有努力的空間,你要繼續加油喲!”朵朵知道爹地現在很難,氣氛也不對了,她便立馬幫爹地化解了。

不得不說,朵朵真的是越來越聰明瞭,她太會了。

“好,我繼續努力,今天中午我研究新菜品。”沈謹塵點頭,保證完成任務。

“對了爹地,我來的時候帶了很多的食材,是景爸爸讓我帶來的,說是可以幫你們改善一下生活,中午你就研究一下吧!”朵朵說道。

朵朵這次過來,真的帶了好多好多的東西。從飛機下來就直接開了兩個車,後麵空的車裝的全部都是東西,塞得滿滿的,能帶的都帶上了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立馬就應了下來,今天中午可有他忙的了。

吃完飯後。

大家都各自去忙了,張二嫂一家子得下地去乾活,沈謹塵在廚房裡忙了起來,研究今天中午吃什麼,他堂堂一個大總裁,現在成天就圍著廚房轉,而且這還是在農村,生個火都得靠自己的那種,冇有在自己家裡做菜方便。

但他很有耐心,並且可以克服一切。

江怡墨和朵朵張泯在院子裡麵。

江怡墨想教兩個孩子畫畫,朵朵和張泯都很喜歡,這次有朵朵在,張泯也冇有拒絕,而是一起坐了起來。畫畫的題目還是我和我的家。江怡墨這次冇有做示範,直接讓孩子們自己畫了起來。

朵朵和張泯一起畫同一幅畫兒,他倆配合著完成。張泯顯然是那種啥也不會畫的,他拿著筆半天也不知道要做什麼,朵朵就懂很多,小手手畫得很快。

“哥哥,我來畫,你來塗顏色,怎麼樣?”朵朵說。

“好。”張泯同意。

朵朵先把大概畫好,張泯先不動,等朵朵畫完了他再開始塗色。

“哥哥,你猜這個是誰?”朵朵問張泯哥哥。

朵朵的畫裡麵,畫了爸爸和媽媽,媽媽是坐在鞦韆上的,爸爸站在鞦韆後麵推媽媽,媽媽笑得像花兒一樣可美了。

朵朵和兩個哥哥站在一起,朵朵站在中間,她的兩隻手分彆拉著兩個小男孩兒,一個是軒軒一個是張泯。

“是我嗎?”張泯當然看得出來。

朵朵畫得有些抽象,但髮型看得出來。

“對呀!這就是哥哥呀!是不是畫得很好?”朵朵自己誇自己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,他覺得妹妹已經很厲害了,至少自己畫不出來。

“媽咪,你覺得呢?”朵朵又看著媽咪,因為媽咪一直坐在那裡不說話,好安靜喲!

“很好呀,朵朵又進步了,繼續努力喲!”江怡墨拍了拍朵朵的小腦袋。

“謝謝媽咪,我會繼續努力的。”朵朵畫完了:“哥哥,我們一起塗色吧!”朵朵說。

“好。”張泯同意。

朵朵塗得很快,她手裡的畫筆落在紙上發出來的聲音都和張泯不一樣,張泯倒是有些不知道怎麼下筆了,因為他現在正好需要塗的不是自己,而是另外一個小男孩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