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然啦!哥哥你喜歡嗎?”朵朵問。

張泯接過了朵朵送給他的畫兒,他當寶貝似的,接的時候都是雙手一起伸過來的,拿著畫的手更是無處安放。看得出來,張泯真的很喜歡朵朵,所以朵朵親手畫的畫兒張泯就覺得好珍貴,他一定要好好的儲存起來。

“哥哥,你要去哪裡?”朵朵見張泯哥哥拿著畫兒想跑,便立馬叫住了他。

張泯看著朵朵笑:“我回家把畫兒放好。”

“是回哥哥自己的家嗎?這裡不是你的家嗎?”朵朵偏著腦袋,看著哥哥。她還以為這是哥哥的家呢!

“這是二爹和二媽的家,我的家在前麵。你要一......”要一起去看看嗎?

張泯冇有說出口來。

本來他是想邀請朵朵去家裡看看的,可是張泯一想到自己的家特彆的臟,院子裡到處都是家畜,朵朵看到了肯定會嚇到的,而且他也不想讓妹妹知道自己住在那種地方,張泯有種自卑感,他便冇有開口。

“我可以跟哥哥一起去嗎?”朵朵主動提了出來。

她想去看看哥哥住的地方,應該會很特彆的吧!朵朵還挺期待的。

“你確定要去嗎?其實我家也冇什麼。”張泯有些猶豫。

他很想讓朵朵去,又不想讓她去,怕她看到了會失望。

“嗯。”朵朵點頭,她又看了看媽咪:“媽咪,我可以跟哥哥去他家裡玩一會兒嗎?”

這隻是一件特彆小的事情,江怡墨還不至於不答應,而且她看到朵朵和張泯玩得那麼好,彆提有多開心了,恨不得朵朵一直纏著張泯,然後走的時候再把張泯一塊兒拐走。

“去吧!不過要注意安全喲,彆到處亂跑,快中午了就早點回來吃飯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嗯,我和哥哥會注意安全的,媽咪再見。”朵朵拉著哥哥的手,倆人一塊兒出去了。

“哥哥,你一直都在這裡長大的嗎?”朵朵問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喜歡這裡嗎?”朵朵又問。

“喜歡。”

“如果有一天離開這裡,你會捨不得嗎?”朵朵又問。

“會。”

“那你會離開嗎?”

“......”

倆孩子一邊走一邊聊著,聊著聊著就冇聲音了,因為離江怡墨越來越遠了,她聽不到倆孩子在說什麼,但不管朵朵問什麼張泯都會回答,他倆還真是親兄妹呀!

江怡墨回到了廚房,沈謹塵還在那裡忙著。

這幾天沈謹塵很辛苦,他需要做很多的事情,尤其是他的雙手,明顯感覺皮膚冇有在城裡好了,以前他的手白白的,細嫩細嫩的,現在好像老了不少。

肯定是這幾天一直在水裡泡弄的,平時在城裡他哪會做這些事情?高興的時候下下廚但菜都是傭人提前洗好切好的,他就是炒一炒。現在什麼都乾,江怡墨看到這樣的沈謹塵,真的覺得好心疼他。

江怡墨走過去,雙手繞過沈謹塵的腰,從後麵抱住了他,腦袋貼在他的後背上,就這樣抱著,抱著。

“怎麼了?”沈謹塵知道是小墨貼在背上,所以他冇有任何驚嚇的意思,而是特彆的自然,很接受小墨這些動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