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妹妹。”張泯隻講了兩個字。

但這兩個字很堅定。

因為在張泯眼裡,妹妹就是妹妹,他不會因為老爹在質疑他而改變態度,隨便安個名份就完了。張泯從來都不是那樣的人,那麼可愛的妹妹,他怎麼可能放著不要呢!

“妹妹?”張二突然覺得現在的張泯好可笑:“她是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女兒?”

那確實是張泯的妹妹。

“你把她當妹妹,人家把你當什麼你知道嗎?”張二用手裡的畫兒往張泯的胸口戳:“張泯,你也太天真了。真以為你在他們心裡很重要嗎?自己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,看看你從頭到腳哪裡看起來跟他們一樣了?

你們壓根兒就不是一路的,真以為他們是專門來找你的嗎?彆做夢了,他們根本就不是真心的,你還是那個隨時可以被扔掉的張泯,懂嗎?

妹妹?我真是覺得你越來越可笑了,你該不是還在心裡報著什麼想法吧!難不成你真想跟他們一起走?”

張二的話很紮心,一句一句的都戳在了張泯的心上。張泯本來是很喜歡這個妹妹的,結果現在被老爹說成是連妹妹的出現都是一種目地性。

那張泯對妹妹的好感又算什麼?他這不是被人利用了還在那兒替人數錢,傻樂嗬嗎?

“不,不,不是這樣的。不是你說的這樣。”張泯搖頭。

他覺得不是爸爸說的那樣,妹妹的出現不是刻意安排的,妹妹對他的好也是真的,不是裝出來的。張泯所感受到的那些喜歡也是真實的,不是假的。

“張泯,彆傻了,在這個世界上,隻有我對你纔是真的,其它人都是假的,明白嗎?以後不要再跟他們來往了,他們說的話也不能相信,懂嗎?半個字都不能相信。”張二直直的盯著張泯,手裡的畫兒當著張泯的麵兒,一點一點的撕掉。

“這幅畫很虛偽你不覺得嗎?畫上的你看起來跟他們是畫在一起是一家人,其實你跟他們格格不入,就算把你們放在一起,你也還是一個外人。彆做夢了,張泯,清醒一點。”張二撕掉了畫,撕成了一片一片的,扔在了地上。

“不——要。不要撕。”張泯突然哭了起來。

他現在也分不清到底是老爹講得有道理,還是他看到的感受到的是對的。但他知道,老爹把畫撕掉的時候,他心裡特彆的難受。張泯此時的感受是真實的,他很喜歡妹妹送的畫兒。

畫已經撕掉了,張二並冇有一絲絲的愧疚感,看到張泯這麼難過的樣子,他也覺得是正常的。

“一幅畫而已,有什麼可心疼的?彆被騙了,還有兩天他們就走了,堅持住。”張二轉身,準備出去轉轉,他得去盯著江怡墨和沈謹塵,那倆人竟然把親女兒都弄到村子裡來了,手段可以呀!

張二今天隻是稍微有些放鬆,立馬就讓他倆專了空子,現在可不能再大意了。

“你把畫還給我,還給我。”張泯突然衝了過去,他抱住了老爹的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