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坐在媽咪的懷裡:“張泯哥哥是生氣了嗎?他怎麼一個人走掉了,說好了要跟我玩的,他說話不算數了。”朵朵不開心,因為哥哥偷偷的走掉了。

“哥哥為什麼會生你的氣?”江怡墨問懷裡的朵朵。

“因為剛纔在哥哥家裡,哥哥被他的爸爸給罵了。媽咪,哥哥的爸爸好凶喲!他還打哥哥。”朵朵嘟著嘴巴,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。

江怡墨一聽,這纔是不得了的事情。張二剛纔竟然打張泯了?還被朵朵看到了,肯定是真的,朵朵不會說謊。

“因為什麼事兒?為什麼要打他?”江怡墨問。

“哥哥的爸爸撕掉了他的畫兒,哥哥很不高興,然後就吵起來了。哥哥的爸爸特彆的凶。”朵朵說道。

江怡墨聽明白了,原來是張二撕掉了送給張泯的畫兒。想必也是張泯在警告張泯不要動歪心思。但張二想不到的是,他這麼做隻會讓張泯更想離開他。

江怡墨覺得,這倒也是個好機會,隻有要讓張泯對張二徹底的失望了,張泯纔會願意離開這裡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媽咪,你不去教訓那個壞叔叔嗎?他真的好壞好壞,朵朵很討厭他。”朵朵拉著媽咪的手手,現在朵朵恨不得讓爹地和媽咪好好的去教訓一下壞叔叔。

因為壞叔叔剛纔欺負了哥哥。

“壞叔叔在哪裡?還在家裡嗎?”江怡墨問。

“好像去衛生室了。”朵朵說。

江怡墨眉頭一皺:“怎麼還去衛生室了?”

朵朵笑了笑:“剛纔我把壞叔叔的腿咬出血了。”

額!!!

江怡墨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,冇想到朵朵這麼厲害的,她竟然可以把張二的腿都咬出血,這得用多大的勁兒。看來,朵朵是真的很喜歡張泯,不然也不會這麼拚了。

“他有冇有傷到你?”江怡墨趕緊檢查朵朵,如果朵朵身上有一點傷的話,她肯定不會放過張二的。

好在,朵朵冇事兒,隻是她的掌心紅紅的,江怡墨以為是早上受的傷,就冇有多問什麼。

“下次彆這麼衝動了,你想想張二的腿有多臟,咱們朵朵可是小公主怎麼能亂咬人呢?”江怡墨拍了拍朵朵的小腦袋,她很怕朵朵受傷,不過朵朵這麼做也挺解氣的。

“嗯,媽咪,下次我不會了。”朵朵四處看了看,臉上寫著擔心兩個大字兒:“可是哥哥去哪裡了?他會不會也去衛生室了?”

“走,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江怡墨拉著朵朵去了衛生室。

果然,張泯還真的在這裡。

張二也在衛生室裡麵,女醫生正在給張二治腿上的傷。江怡墨和朵朵一塊兒走了進去,江怡墨看了一眼張二的腿,這才知道朵朵當時用了多大的勁兒,她肯定是咬著不鬆口,這可是活生生的把張二腿上的皮肉都給扯了下來呀,很明顯的有一個坑在那兒。

而且都過去這麼久了,傷口還在流血,張二這次怕也真的是倒血黴了,誰讓他遇到了朵朵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