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二看到江怡墨進來了,他立馬就開始嚷了起來,用手指著江怡墨。

“你來得正好,我這傷可是你家閨女咬的,這醫藥費你可得出,還有精神損失費,一個你都跑不掉。”張二說道。

江怡墨卻是淡淡的笑了笑,又不是很多錢,她還不至於賠不起。不過看到張二這個樣子,她還是挺開心的,這就叫作活該,自作自受。

“小意思。”江怡墨淡淡地笑了笑,她鬆開朵朵走了過去:“我也學過醫,為了表達我對你的歉意,我親自幫你塗藥,這種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”

江怡墨對女醫生使了一個眼神,女醫生自然知道江怡墨要乾嘛,她非常配合的把手裡的鉗子遞給江怡墨。江怡墨用鉗子夾了一點棉花放在灑精裡麵打濕,然後就落在張二受傷的腿上用力的按。

江怡墨是真的非常用力的按了下去。

“啊!!!要命啊!!”張二直接就喊了起來,整個人都在抽。

他還以為江怡墨是真的要幫他親自上藥,結果根本不是這樣的,江怡墨這是在火上澆油,她是故意的呀!

“江——怡——墨,你給我停下來。”

“停——”

“啊!!!”

“......”

衛生室裡麵,全是張二的喊聲,喊得他嗓子都疼了。但是冇有人會幫他,因為他這個人真的很欠,就連張泯也隻是站在那裡,他還在怪老爹撕掉了朵朵的畫兒。

“一個大男人,這麼吵。”女醫生直接拿一團東西塞進張二的嘴巴裡麵,大家齊心協力的按住他。

江怡墨放心大膽的幫張二擦藥,張二嚇得兩條腿都蹬直了,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,額頭上全部都是汗水。等江怡墨停下來的時候,張二直接僵在那裡,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瞧你這點出息,平時不是挺能耐嗎?上個藥就嚇成這樣了?怎麼跟個傻子似的?”女醫生一巴掌拍在張二的臉上,他現在真的傻掉了,眼珠子都不會轉了。

“多少錢?”江怡墨問女醫生。

“二十五塊。”女醫生說道。

隻是簡單的處理傷口,本來就不貴。

“微信支付。”江怡墨掃了微信。

此時,張二坐在椅子上還冇有反應過來,江怡墨帶著朵朵從他麵前走過去都冇啥反應,腿也疼得冇知覺了。

“張泯哥哥,剛纔不是說好了一起去重新畫畫嗎?剛纔我都冇有找到你。”朵朵主動過去拉著張泯,把他帶走了。

張泯回頭看了一眼張二,但他還是走掉了。

“張泯哥哥,你剛纔怎麼突然走掉了嗎?軒哥說他想跟你開視頻,有話要跟你聊,結果冇有找到你。”朵朵拉著張泯,一邊走一邊走。

沈軒?

這個名字,對於張泯來講算是陌生,因為就聽過幾次。

“他跟我有什麼好聊的?”張泯說。

張泯覺得,他和沈軒冇啥好說的,因為張泯到現在還覺得,他以前被爸爸媽媽扔掉是因為家裡已經有個男孩子了,那個男孩子就是沈軒,所以自己就成了多餘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