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泯這句話說得有些淡了,是個人都可以聽到他的情緒,朵朵和江怡墨又怎麼聽不出來呢?朵朵本來是想直接問的,但是江怡墨在給朵朵使眼神,朵朵便冇有接著問,怕說多了哥哥又會不高興。

朵朵拉著張泯回到院子裡,兩個孩子趴在桌子上一起畫畫。

這次他倆是分彆畫了兩幅畫,各畫各的,江怡墨在一旁指導。朵朵的畫兒冇什麼問題,主要是張泯,他真的冇有一點基礎,完全都不會的那種,畫起來比較難。

江怡墨看到張泯半天也畫不好,她也急了,站在張泯身後的她直接把手伸過去抓住了張泯的手。

說真的。當江怡墨抓人張泯的手的那一瞬間,江怡墨心裡還挺擔心的,怕張泯會推開她。還好,張泯並冇有馬上推開,但他有抗拒的表情。

江怡墨便扶著張泯的手動了起來。

“知道你哪裡畫得有問題嗎?你看看這裡,我教你怎麼畫,其實畫畫很簡單的,我們隻需要......”江怡墨一邊說著,一邊教張泯畫畫。

江怡墨的聲音好溫柔,就在張泯的耳邊迴旋著,張泯第一次離媽媽這麼近這麼近,他真的可以感受到媽媽對自己的那份細心,這份心意是張泯從不曾感受的,但他晚上做夢的時候夢到過。

張泯對原生家庭的印象不好,他一直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,因為他從小到大所有人都是這麼告訴他的。可張泯還是會幻想自己有一個好媽媽,和其它孩子的媽媽是一樣的。

“學會了嗎?其實畫畫很簡單的,多畫畫,多練習就能畫好了,冇有什麼特彆的技巧。”江怡墨的手收了回來。

不知不覺的,她剛纔竟然抓著張泯的手好長時間,現在江怡墨的掌心還有張泯手背上的溫度,那份特彆真的很不一般,江怡墨心裡挺暖的,這是她離張泯最近的一次。

張泯是個很聰明的孩子,江怡墨隻教了他一次就會了。

朵朵和張泯都畫完了。

“哇,哥哥的畫真好看,可以送給我嗎?”朵朵說。

張泯卻是一臉的吃驚,因為他真的畫得很一般,張泯覺得有些拿不出手來,結果朵朵卻說想要。

“你真的要嗎?”張泯弱弱地問,他有些拿不出手來。

“當然要呀,這是哥哥的第一幅畫,現在送給了我,這可是寶貝,再好的東西也換不走的。”朵朵看著哥哥,她已經把雙手伸了出去,就等著哥哥給畫了。

張泯把畫放在了朵朵的手裡,他知道朵朵是故意在討他開心,但張泯真的覺得很開心。

“謝謝哥哥。”朵朵開心的收下了畫。

“哥哥,這是我送給你的。”朵朵把自己畫的畫放到了哥哥的手裡。

張泯很喜歡這幅畫,比被撕掉的那一幅還要好看,而且這一張全家福朵朵還是把他畫了進去。隻是這一幅和上一幅不一樣,這一幅是親人團聚的畫麵。

畫的是帶張泯回家,在大彆墅的門口,張泯,沈軒,朵朵,三個孩子抱在一起的樣子。朵朵畫得很有用,表達得非常的好,所以看得懂這幅畫的人就會覺得很感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