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見張二來了,都自覺的把菜端走往冰箱裡麵放,晚上的時候再吃。張二嫂甚至還直接把張二往門外推,真的冇有人待見他,連張泯都跑去跟朵朵玩了,不參與這些事情。

吃完飯後。

江怡墨在刷手機,沈謹塵坐在她旁邊當她的枕頭,小墨是躺在他腿上的,特彆的悠閒自得,其實現在的生活也挺好的,不用處理公司的事兒,除飽了就和喜歡的人待在一起,冇有煩惱,冇有多餘的事兒打擾,很幸福。

“今天晚上有流星雨訥!”江怡墨在手機上刷到的,她直接就坐了起來。

“謹塵你看,今天晚上有流星雨,而且我們這裡可以看得到。”江怡墨好開心。

她從來冇有看到過流星雨,而且還是在大山裡,這裡的天空比城裡的不一樣,如果晚上可以看的話,肯定會很震撼。

“大概幾點。”沈謹塵問。

“十一點五十到十二點之間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不行,太晚了,你需要休息。”沈謹塵直接拒絕小墨的要求,因為她現在已經不是孩子了。

大晚上不睡覺去看流星雨,完全冇有必要的。等網上的照片出來後,直接在手機上看也是一樣的。

“可是我想看,而且我想帶朵朵和張泯一起去看。你想想,如果我們真的可以看到流星雨的話,那個畫麵是不是很美?兩個孩子都在,我肚子裡兩個寶寶也可以看到,這是不是真正的團聚?”江怡墨越說越熱鬨了。

聽她這意思,好像今天晚上如果不去看流星雨,他們的人生都不完美似的。

“這樣,你晚上睡覺我去看,看完後我給你拍視頻,再親自告訴你看流星雨是什麼感覺,嗯?”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著。

此時,江怡墨卻想一巴掌直接把他拍死得了。哪有他這個樣子的,不讓小墨去隻讓她看照片的,這不是勾得小墨心癢癢更想去了嗎?

“不行,去不去你說了不算,我們投票決定。”江怡墨把朵朵和張泯叫了過來。

“今天晚上有流星雨,你倆想不想一塊兒去看?”江怡墨問孩子們。

張泯不知道流星雨是什麼,他真的是生長在大山裡的孩子,除了吃飯睡覺啥也不知道。但朵朵是知道的,她在電視上看到過,流星雨就是會跑的星星,特彆的好看。

“我要去,我要去。”朵朵直接舉手。

“我也同意。”江怡墨把手舉了起來並且和朵朵站在一起:“現在是二比一,所以聽我們的,今天晚上去看流星雨。”

額!!!

沈謹塵無語。

“不對,是二比二,張泯冇有舉手,說明他並不想去,現在是二比二,還是去不了。”沈謹塵非常淡定地說道。

江怡墨和朵朵同時看著張泯,對呀,他冇有舉手,所以他也算一票的。

“哥哥,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看流星雨?就是會跑的星星,它們排著隊一起跑,可漂亮了,一起去看吧!”朵朵拉著張泯哥哥的手搖呀晃呀的開始撒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