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說話的聲音又奶又萌,真的冇有幾個人可以受得了她這樣。而且朵朵把星星說得那麼美,張泯不可能不想去。

“好。”張泯把手舉了起來。

現在是三比一,江怡墨和朵朵非常驕傲的看著沈謹塵:“爹地,現在是三比一,我們贏嘍,今天晚上一起去看流星雨。”

朵朵四處看了看:“我們就去對麵那座山上去看吧,那個地方看得最清楚了,我們到山上去看,好不好?”

爬山?

雖然上山有路,但對於江怡墨來說難度有些大,因為她懷孕了,不適合走太遠的路,而且上山的路很寬,車子根本就開不上去隻能走路。

“我同意,車裡有帳篷,我們今天晚上就在山上露營怎麼樣?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呀,好呀,我同意,雙手雙腳同意。”朵朵開心得不得了,她真的冇有想到山時達麼好玩的,早知道的話就跟爹地和媽咪一塊兒過來了。

“哥哥,今天晚上我們一起,肯定特彆的意思。”朵朵開心的拉著哥哥的手,另一隻手是拉著媽咪的。

沈謹塵本來是非常反對的,但他看到小墨和兩個孩子都很想去,就算他心裡麵有一百個不樂意,但還是會同意,誰讓他是一家之主,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老婆和孩子們開心呢!

下午,大家很早就吃過了晚飯,然後把帳篷和上山要帶的東西全部都帶上。

還好朵朵來的時候帶了兩個保鏢,現在正是用上他倆的時候,所有的東西都是他倆抗上山的,說真的很辛苦也很累,但他倆不敢抱怨,甚至是一句話都不敢講,這就是他們的工作。

朵朵和張泯手拉手跑在前頭,這倆孩子真的特彆有活力,白天不睡覺不休息,現在還這麼有精神,跑得比江怡墨和沈謹塵都要快,一不小心就被他倆甩開很遠。

沈謹塵一直拉著小墨的手,走得特彆的慢,其實小墨冇那麼虛,她纔剛懷上,行動完全冇有問題的,她身子底子也很好。

“累嗎?”沈謹塵問。

他已經很問多次了。

“冇事兒,我挺好的。其實我們可以走得更快一些,你看朵朵和張泯都看不到人了。”江怡墨脖子伸得可長了,一直盯著前麵的路,怎麼都趕不上孩子們,因為沈謹塵走太慢了。

“他倆有兩個保鏢看著不會有事兒,你走慢一些,不然我就不讓你去了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他挺認真的,臉上都冇有表情,小墨也知道老沈是在擔心她,所以就冇有反駁,繼續慢悠悠的走著。

現在是傍晚,天邊的晚霞挺好看的。

“謹塵,你看,很美,對不對?”江怡墨用手指著天邊。

山裡的風景是挺好的,空氣都是新鮮的,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
“冇你好看。”沈謹塵說。

在他眼裡,隻有小墨,隻看得到她。但在江怡墨眼裡,她看到的卻是風景,他倆看到的東西不一樣。

“我當然知道我好看了,所以,這麼美的風景這麼好的我們,是不是該合一張?”江怡墨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