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泯笑了笑,把自己手裡的薯片塞進朵朵的嘴巴裡,給她投食。

“嗯,哥哥喂的薯片都比普通的薯片香。”朵朵吧唧著嘴巴,吃得好開心。

張泯見朵朵喜歡他喂東西吃,他便又往朵朵嘴巴裡麵喂,他倆玩得特彆的好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坐在朵朵和張泯身後大概二米的地方,他倆說什麼都可以聽得到。

“山裡除了星星,還有哥哥呀!”

這句話,不僅是打動了張泯,江怡墨和沈謹塵聽起來也覺得特彆的溫暖。

“他倆真是雙胞胎,朵朵做什麼張泯都會很開心,你看他倆在一起多好。如果他們能一起長大的話,以後張泯肯定會保護好朵朵。”江怡墨靠在沈謹塵的肩膀上。

“他倆是兄妹,做哥哥的保護妹妹,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也不知道張泯會不會跟我們走,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,明天晚上我們就該離開了,如果張泯還是不走,你說怎麼辦?真把他留在這裡嗎?”江怡墨又開始擔心了起來。

“我從來都冇想過把他留下來。”沈謹塵摟著小墨。

不管張泯願不願意走,明天晚上沈謹塵都會直接把他塞車裡帶走,先帶回家再好好的教育,沈謹塵一直都是這樣想的。

“你這樣不行,張泯本來就誤會我們,你要硬來的話,他對我們的誤解更深。算了,先不想這些了,明天再說吧!至少我們現在是開心的,不是嗎?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把小墨摟得更緊了一些。

不知不覺,兩個小時就過去了。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,朵朵靠在張泯哥哥身上,她的眼皮越來越沉,越來越沉,她很想睡覺覺。

“妹妹彆睡,馬上就到時間了。”張泯還在往朵朵嘴巴裡塞東西,但她已經不想吃了。

“我好睏,想睡覺覺,流星雨怎麼還不來呀!”

“哥哥,我真的要睡覺覺了,一會兒流星雨來了記得叫我。”

“叫——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張泯低頭一看,朵朵已經睡著了,就靠在他的肩膀上。張泯隻是一個孩子,和朵朵一樣大小,他的肩膀並不能承受多重的東西,可有個妹妹靠著卻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。

張泯不行也得行,他就挺著,用自己的肩膀給妹妹當依靠。

張泯一點也不困,他想看看流星雨長什麼樣子,兩隻眼睛一直盯著天空中,因為他剛纔答應過妹妹,隻要流星雨出現了,他就會第一時間叫她的,張泯不會食言的。

江怡墨也頂不住了,她靠在沈謹塵懷裡開始呼呼大睡。

現在隻有張泯和沈謹塵冇有睡覺,夜很涼,沈謹塵扔了一個毯子過去。

“蓋身上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的意思是讓張泯和朵朵一起蓋好,結果張泯卻冇有管自己,而是都蓋在了朵朵的身上,他把妹妹照顧得可好了,因為張泯知道,明天晚上妹妹就要回去了,有可能再也看不到妹妹了。

一想到這些,張泯心裡就捨不得,就難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