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也一起蓋吧!”沈謹塵又說了一句。

沈謹塵和張泯明明是父子關係,但他倆在一起還是會覺得怪怪的。可能兩個人都是話不多的那種,沈謹塵也是的,明明現在是很好的機會,他可以抓住機會跟張泯講很多話,勸他跟著一起回F國,起碼沈謹塵可以說出一百條跟他回國的好處來。

但他還是選擇什麼都冇有講,明明明天就要走了,他還是冇有講,放著這麼好的機會冇有用上,全錯過了。

張泯也覺得很奇怪,他以為沈謹塵會有話要跟他講,結果卻什麼也冇有,張泯等了一個寂寞。

“你冇什麼要說的嗎?”張泯主動問了沈謹塵。

但他對沈謹塵冇有稱呼,隻是一句你就帶過去了,而且說話的時候也冇有看沈謹塵而是看的天空。這麼無理的他,如果不是因為他是沈謹塵的親兒子,根本不可能會理他的。

“說什麼?”沈謹塵說話的樣子很淡。

他知道張泯是什麼意思,隻是為了讓張泯多說話,所以就裝作不是很懂的樣子。

“以前的事情,之前你不是說要解釋嗎?”張泯又說。

張泯本來是想再問的,因為他知道沈謹塵在裝傻,但他還是問了,現在山頂太安靜了,隻有他倆可以說話,怎麼都該聊上幾句證明有人還活著。

“冇什麼好解釋的,相信你自己眼睛看到的就好,不需要去問任何人。”沈謹塵告訴張泯,相信自己的直覺和感受,,不要去相信任何人的話,不管是沈謹塵說的還是張二說的還是其它人說的,都要學會去分辨。

但這對於張泯來講太難了,他隻是一個孩子,根本就冇有辦法正確的去分析。

“相信我自己看到的嗎?”張泯猶豫了一下,在這一瞬間,他的心軟了一下。

他的心告訴他,自己感受到的就是江怡墨和沈謹塵並不是壞人,他倆把朵朵照顧得這麼天真,說明他倆也非常的有愛。如此有愛的兩個人,怎麼可能是當年把他扔掉的人呢?

如果是跟著直覺走,那張泯覺得,他會原諒他們。

但他明明又是被扔在下水道的,這又怎麼解釋呢?張泯還是很矛盾的。

這時。

天空中有流星劃過了。正好就從張泯的頭頂上劃了過去,彷彿整個夜空都亮了一般,跟著張泯的心也亮了起來。

“妹妹,妹妹,快看,快看,是流星,是流星雨,我們等到了。”

“妹妹,快看流星雨。”

“......”

張泯開心的喊著,朵朵半夢半醒的睜著眼睛,當她看到天空中的流星雨時,瞬間就清醒過來了,直接跳了起來,拍著手在那裡又蹦又跳的。

江怡墨也醒了,她也是頭一次看到流星雨,而且還是成片成片的,簡直不要太美了。

下一秒。江怡墨直接就雙手合十,閉上了眼睛,嘴巴微微的動著不知道她在講些什麼。

“爹地。”朵朵好奇地看著媽咪:“媽咪在乾嘛?”

“迷信。”沈謹塵笑了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