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???”朵朵不懂。

“聽說對著流星許願,願望會成真,她這是在許願。”沈謹塵解釋給朵朵聽。

朵朵這才明白,原來流星還有這個功能,那朵朵也要許願,她有好多好多的願望想講給流星聽。

“我也要許願。”朵朵開心的轉了過去,學著媽咪的樣子先雙手合十,然後閉上眼睛。

“我希望哥哥可以跟我回家,跟我永遠的在一起。”朵朵是直接講出來的,而且聲音很大很大。

彆人許願的時候,都是偷偷在心裡講的,隻有朵朵是這麼大聲的,沈謹塵都笑了。

“朵朵,哪有人許願講出來的,你這麼大聲是怕彆人不知道嗎?”沈謹塵說。

朵朵卻是一本正經地的,她覺得自己冇有做錯。

“許願本來就是要大聲嘛,萬一流星聽不到我的聲音怎麼辦?我的願意可是很重要的,我希望流星可以幫我實現,當然要越大聲越好啦!”朵朵天真的看著爹地,她這樣講也冇錯,反正沈謹塵無力反駁,便點了點頭,隨便朵朵怎麼樣,隻有她開心就好。

“流星呀流星,如果你真的可以幫人實現願望的話,你一定要讓哥哥跟我們回家,因為我們都很愛很愛他喲!”朵朵繼續扯著嗓子在那裡喊。

她的聲音很大很大,但是很動聽。江怡墨和沈謹塵還有張泯都看著可愛的朵朵,大家突然覺得很感動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也走了過去,她學著朵朵的樣子,把雙手放在嘴巴前,然後大聲的對著天空上劃過的流星喊著:“流星呀流星,如果你真的可以聽到我們的聲音,我想對他說——對不起。

對——不——起。

江怡墨這句對不起是跟張泯說的,雖然她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,當年做了怎樣對不起張泯的事情,都該跟他說一聲對不起。

江怡墨在講這句話時,她的眼眶是紅的,隻是現在天色很暗根本就看不到,但聽她的聲音還是聽得出來的,包含著很多的感情在裡麵。

張泯也明白江怡墨的意思,隻是他冇有辦法接下去,隻能站在那裡,假裝什麼都不知道。

“哇!媽咪,流星真的好好看,真的好好看,我好喜歡。”朵朵拍著雙手,她跳得很高很高,因為朵朵知道現在的氣氛有些緊張,她想緩和一下。

“嗯!”江怡墨點頭,她現在已經冇有心思去看風景了,眼睛總是會情不自禁的落在張泯的身上。

“媽咪,我想給哥哥開視頻,我想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事情,可以嗎?”朵朵說道。

朵朵想給軒軒哥哥開視頻,在朵朵心裡,兩個哥哥都是一樣重要的,真的不分彼此。

“現在很晚了,軒軒應該睡覺了,你這個時候打過去應該也冇有人接,要不明天再說吧!”江怡墨深深的吸了口氣,但還是覺得有塊石頭重重的壓在她的心裡,不上不下的挺難受的。

“那我就試一試,如果哥哥冇有睡覺的話,我就跟他聊聊,好不好?”朵朵還是想跟哥哥開視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