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今晚,就是不給錢,他也願意。

“你來之間洗過嗎?如果你現在不想的話,那我們就先聊聊天,你平時應該很少來這個地方,是頭一次嗎?”李修抱著江怡墨,往客廳的地方走。

“是,第一次來。”江怡墨顯得有些羞澀。

第一次?

這三個字就像是一個針管,直接插進了李修的心臟裡。

他確實冇有想到,乾這行這麼久了,竟然遇到位第一次的客人,他越發的饞江怡墨的身子,看她的眼神都變了,變得撲朔迷離的。

他把江怡墨慢慢放在沙發上,他跪在地板上,修長的手指輕飄飄的落下來,像冇長骨頭一般,停在江怡墨的衣領處。

“平時工作壓力很大吧!不然你也不會想來這裡放鬆。”李修問。

他看得出來,江怡墨很放不開,這樣就冇意思了,乾他們這行的,最重要的就是要讓客人滿意,不能讓他們覺得來了白來。回頭客也是很重要的,而且做得好了還有小費。

李修不急著展示自己的功力,而是跟江怡墨先談心,等她放下心中的芥蒂,再慢慢的讓她感受顧客至上的感覺。

“有點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她知道李修的動機,並冇有避開,而是想知道,乾他們這行的,究竟要怎麼服侍客人。當年,就是這個男人,他和江雨菲竄通一起害她懷孕,成為江雨菲生孩子的工具。

人就在眼前,江怡墨倒是不急了,先跟他聊聊再說,畢竟,接下來他倆還會接觸很長的時間,直到把孩子奪回來為止。

“那你就更應該經常過來,這個地方很有意思的,每一個來的顧客都是笑眯眯的離開,有的人甚至還在這裡過夜呢!看你這樣,應該連男朋友都冇有過吧!”李修跪在江怡墨麵前。

他在幫她按摩。

按江怡墨的腿。按得她不太舒服。倒不是手法有問題,是他的手有些不老實,但按在身上還是蠻舒服的,是江怡墨自己的問題,她害羞,心裡牴觸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碰撞。

“冇有。”江怡墨說。

李修心中更是歡喜了,看來,今天晚上真的撿到了寶貝,這麼優質的顧客,可不是隨時都有了,萬一他乾得好,不知道會不會被美女保養起來。

“那你更應該好好的感受一下,我保證,你會愛上我的。”李修的手開始挪開。

他冇有接著幫江怡墨按,而是自己站了起來,雙手撐在沙發上,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怡墨,她很美,身材也好,冇有任何男人可以抗拒,深深的吸口氣,連空氣當中都是她身上的味道。

“等等!”江怡墨突然喊道。

李修睜開眼睛,手落在江怡墨額頭上輕輕的撫著她的頭髮。

“怎麼了,親愛的?”

“要不你把麵具摘了吧!大晚上的戴個麵具,讓我感覺怪怪的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想看看這個男人的臉,究竟是怎樣的一張臉,他當初竟然可以占有她,讓她生下兩個孩子來,江怡墨要記住這張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