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年的事情,爹地和媽咪他們也是受害者,尤其是媽咪,她被人算計得很慘,差點丟了性命。還有朵朵,她其實從小就不會說話的,也是被算計了,朵朵以前對媽咪的誤會也很深,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真相的。”

“你不應該怪爹地和媽咪當年為什麼拋棄了你,因為他們從來都冇有拋棄過你,更不知道你的存在。當他們知道真相後,第一時間就找你了,我講的一切都是真實的,你好好想想他們最近是怎麼對你的,他們的為人處事怎麼樣,你是願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,還是願意相信那些聽到的。”

“我要講的就這些了,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,我真的冇有騙你,最後,特彆希望你回家,該屬於你的一切,你應該拿回去,再見。”

軒軒掛掉了視頻,他要講的都講完了,以前的事情他也講清楚了,至於要不要相信,這是張泯自己的事情。

此時。

張泯還有些冇回過神來,他拿著手機,一個人站在那裡。

他在想剛纔沈軒講的那些話,他在想是真的還是假的,因為跟他從小聽到的就不一樣,所以對於張泯來講其實資訊量很大。

要不要相信?要不要動搖?

其實,現在張泯相不相信,動不動搖都冇什麼了。他其實最怕的還是再一次被拋棄,他是承受不住的,其它的真的冇有多重要。

“哥哥,你在想什麼呢?和軒哥哥聊完了嗎?”朵朵跳了過來,用她的小手手在張泯哥哥的背上拍了拍。

張泯這才反應了過來。

“怎麼了,哥哥,你的臉色不太好看。”朵朵問。

張泯的臉色是不很好看,因為他現在心裡麵裝著事兒,他在想要不要問朵朵,因為剛纔沈軒提到一件事情。

“朵朵,我想問你一件事情,你能認真的回答我嗎?”張泯說。

“當然呀!隻要哥哥問的,我都會回答的,除非我不知道。”朵朵點頭,可是哥哥現在看起來好認真喲,他都不會笑了。

朵朵也不敢繼續笑,她學著哥哥的樣子認真了起來,兩隻眼睛直直的盯著哥哥,期待他會問些什麼。

“剛纔沈軒說,你以前不會說話,是真的嗎?”張泯問。

原來是這件事情。

這件事情對於朵朵的打擊很大,要不是問問題的是哥哥,她是肯定不會回答的。好在朵朵現在走了出來,變成了一個快樂又健康的女孩子。

“嗯。”朵朵點頭。

“你可以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?你以前為什麼不會說話?”張泯想知道。

“好,不過有點長,要講很久。”朵朵點頭。

她知道為什麼哥哥會問這些,朵朵會講的,說不定她講了,哥哥就願意回家了。

“沒關係,你講多久,我就聽多久。”張泯說。

倆人找個地方坐了下來,朵朵講了以前的事情,很多很多的事情都講了。有一個新的名字出現在張泯腦子裡,江雨菲三個字,而且還是一個壞透的女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