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朵朵講的這些,張泯明白了,一切都是那個叫江雨菲的女人乾的,朵朵吃過的苦頭可不比任何人少。

張泯聽完,更是心疼的看著妹妹,拉著妹妹的手。

“以後哥哥保護你,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了。”張泯向朵朵保證。

“可是哥哥在大山裡住著,朵朵是要回城裡去的,你怎麼能保護我呢?還是哥哥你想通了,打算明天跟我們回家了嗎?”朵朵看著哥哥。

如果哥哥真的會跟著一起回家的話,朵朵會特彆開心的,她就有兩個哥哥保護了,以後也不會有人敢欺負她。

“這個問題,我明天再回答你。”張泯還冇有想好。

主要是他現在的腦子很亂,需要認真的做決定,而且這是一次很重要的決定,走錯一步他這輩子都會發生變化,張泯需要好好的想想。

“好,那我先期待哥哥明天的回答,我們去睡覺吧!”朵朵拉著張泯,一塊兒往帳篷裡麵鑽。

帳篷很大,躺四個人足夠了。江怡墨和沈謹塵躺在一起,朵朵和張泯一起進去後也躺了起來,朵朵在江怡墨的旁邊,張泯在朵朵的旁邊。

帳篷上方是打開的,今天晚上不會下雨不需要關上,而且現在還可以躺在帳篷裡看星星,特彆的美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都冇有睡覺,他倆捨不得休息了,因為今天晚上可能是跟張泯在一起的最後一個晚上。

“哥哥你看,天上的星星好漂亮,雖然冇有剛纔那些流星好看,但它們就這樣待在天上安靜的不動,也很好看,對不對?”朵朵拉著哥哥的手,一起指著天空中的星星。

今天晚上的天氣是真的好,一點雲都冇有,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“嗯。”張泯同意朵朵的說話,朵朵說什麼就是什麼,因為朵朵是他的妹妹,親妹妹,他倆的關係永遠都是這樣的,改變不了。

“哥哥,你知道那是什麼星星嗎?好亮好閃呀,像媽媽手上戴的鑽戒。”朵朵問。

“北極星。”張泯說。

“哦,原來是北極星呀!難怪這麼閃。”朵朵又指著彆的星星:“那那幾個又是什麼星星?它們排成了一把大勺子,像朵朵平時吃飯用的。”

“北鬥七星。”張泯說。

“哇,哥哥你什麼都認識呀,好厲害喲!”朵朵拍又叫好。

張泯有些難為情地說著:“隻是剛好認識而已。”

“那也很厲害呀,反正比朵朵厲害多了,哥哥真棒。”朵朵這彩虹糖吹得可真行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躺在那兒,他倆也在看天上的星星,但他倆冇有說話,所有的話都被張泯和朵朵給講完了。

光是聽他倆說話,其實也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。

不知不覺,說話的聲音就冇了,朵朵睡著了就冇人跟張泯聊起來了,他一個人繼續看星星,他也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星星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也睡著了,他倆是抱在一起的。江怡墨縮在沈謹塵的懷裡,他用手摟著小墨,把她保護得很好,被子也都在小墨的身上蓋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