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泯坐了起來,他看著爸爸媽媽這麼恩愛,看著妹妹這麼可愛,隻有他一個人在這裡心情複雜,還在想到底該相信誰的話。

如果現在有一個人,可以給張泯肯定的回答該有多好?他也不至於糾結成這個樣子了。

“爸爸,媽媽。”張泯看著江怡墨和沈謹塵,輕聲地說著話:“當初你們真的是有苦衷,真的不是故意把我扔在下水道的嗎?”

“如果我答應跟你們回去,你們會再次把我拋棄嗎?”

張泯的聲音很好,又是在所有人都熟睡的情況下問的,冇有人聽到他的聲音,隻有他自己可以聽得到。

他的問題,註定是得不到答案的。

張泯躺下,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會兒,突然有點想上廁所,他就起來了。

他走得遠一些,怕弄得有些臟會被嫌棄,等他方便完後再回來。

這時,張泯看到了一個鬼鬼崇崇的背影,很熟悉,就在帳篷外麵轉來轉去的,似乎是要做壞事兒。

張泯一眼就看出來他是張二,是自己的老爹。他肯定不是到山頂來看星量的,絕對是跟著過來的,現在趁大家都睡著了纔出來,他肯定是不安好心的。

張泯偷偷的靠了過去,想先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。

此時。

張二手裡提著一個黑袋子,袋子裡麵裝的是蛇,有毒的那種。

張二已經按捺不住了,他必須要想辦法讓江怡墨他們趕緊走,而且是走得很匆忙,連張泯都來不及帶的那種。

自從朵朵來了後,張泯就跟變了個人似的,已經不受張二的控製了,也變得不聽他的話了,張二失去了對張泯的信任,他真的不認為張泯會再次選擇他。

所以,張二現在要自己想辦法,隻要他把蛇放進去隨便咬傷一兩個人,山裡根本就冇辦法救,他們就會馬上離開這裡,隻有這樣,張二纔會放心。

張二把蛇從袋子拿出來的時候,張泯便看到了。把張泯嚇了一跳,他真的不知道張二這麼毒,竟然會在這裡放蛇咬人。

“住手。”張泯跑了過去,擋在了張二的麵前。

張二一看是張泯,並冇有停下手裡的動作:“張泯,你給我讓開,彆壞我的事兒。”

“你不能這麼做,我不許你這麼做。”張泯不會讓開。

因為他身後的人,都是他的親人,張泯暫還冇有原諒爸爸媽媽,但並不代表他會看著任何人傷害他們,張泯是不會允許的。

“張泯,你給我讓開,我冇有跟你開玩笑。難不成你連老子的話也不聽了?你這是真的想跟他們走嗎?”張二瞪著張泯,他的聲音不會很大,怕把沈謹塵他們吵醒了。

“你這是在做壞事,我不會讓你乾的。”張泯冇有讓開。

這時。

張二的手直接就鬆開了,他手裡的蛇跑掉了,正在往帳篷裡麵鑽。朵朵就睡在最外邊,如果蛇真的爬了進去,肯定第一個傷的就是朵朵。

張泯是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到妹妹的,他今天向妹妹承諾過,他會保護好妹妹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