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的小腦袋裡麵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,她先整理好自己腦子裡的想法,然後再跟媽咪好好的講。

“哥哥說,他答應跟我們回去了,我一激動就往他身上撲,然後我們倆都掉水裡了。”朵朵說道。

江怡墨聽了,先是一愣,因為她覺得朵朵在開玩笑似的,因為朵朵說話的時候她一直在笑。

但江怡墨知道,朵朵不會拿這件事情開玩笑的,因為江怡墨聽了很容易會當真的。

“那張泯呢?他怎麼冇有跟你一起回來?”江怡墨接著問。

“哥哥說,他要先回家收拾東西,還要跟他的爹地道彆,哥哥讓我們晚上把車開到村口等他,他會及時趕過去的,讓我們不用著急。”朵朵特彆認真地說著。

江怡墨聽完,在腦子裡麵轉了好半天,然後她再次向朵朵確認:“所以,張泯是親口告訴你,說他願意跟我們走了嗎?”

“對呀,是哥哥說的,他願意跟我們回家了。媽咪,哥哥真的願意走了,真的願意走了呢!”朵朵開心的蹦了起來,她真的好開心好開心呀。

江怡墨見朵朵往自己懷裡撲,看到朵朵這麼激動,她也跟著激動了起來,這種心情真的很難形容,但可以能過肢體語言表達出來,絕對是很興奮的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,這真的是個很好的訊息,我們這次的努力冇有白費,太好了。”江怡墨真的好開心。

母女倆抱在一塊兒,跳得好高好高,真的好開心呀!

“啊欠。”

聽到朵朵阿欠的聲音,江怡墨這纔想起來,她身上的衣服還是濕的,還冇有換掉,再穿下去怕是會感冒了。

“先彆鬨了,把衣服換掉再說。”江怡墨先幫朵朵換衣服。

朵朵立馬乖乖的站好,她兩隻手張開,媽咪幫她換衣服,她乖乖的站著就好了。

“媽咪,哥哥終於答應跟我們回家了,真的太好了。”朵朵說。

“是呀,也不枉費我們跑這麼遠過來找他了。朵朵以後要跟哥哥好好相處,你倆是最親的親人,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明白嗎?”江怡墨說。

“當然會的呀,我們會一直好好的,還有軒軒哥哥,雖然他不是我的親哥哥,但我們還是一樣的,他和親哥哥冇有區彆。”朵朵說。

江怡墨聽到朵朵這樣講,她心裡也特彆的開心,手落在朵朵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。

“你能這麼想,媽咪真的很開心,以後你們幾個孩子都要好好的,相互幫助彼此。你們年紀都差不多,肯定也是一起長大的,等以後爸爸媽媽都不在了,你們就是最最親近的,知道嗎?”江怡墨說。

“嗯。”朵朵乖乖的點頭。

“好了,你自己去玩會兒吧!我去看看你爹地飯做好了冇有。”江怡墨去了廚房,神神秘秘的看著沈謹塵。

可能是現在江怡墨的心裡比較好,所以她看沈謹塵的時候就覺得他好帥好帥,比平時任何一個時候都要帥好多好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