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**

傍晚。

太陽已經落山了,時間也差不多了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也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,該裝的都裝在了車裡,留了些給張二哥哥家,就當是這兩天打擾到他們的一些補償。

“朵朵,跟叔叔阿姨說再見。”江怡墨拉著朵朵。

終於要離開這裡了,而且是帶著張泯一起離開的,江怡墨心裡的石頭也放下了。

“叔叔,阿姨,再見。妞妞,再見。”朵朵十分乖巧的揮著她的小手手,衝著張二哥哥和嫂子說再見,還有他們的女兒妞妞。

“那我們就先走了,這兩天麻煩大家了。”江怡墨揮了揮手,她拉著朵朵先上了車。

沈謹塵最後一個上的車,他開車往村口的方向走。中途會經過張二的家,沈謹塵故意把車速放了放,很緩慢的開了過去。

“要不要叫張泯?”沈謹塵說。

“哥哥說讓我們去村口等他。”朵朵插了一句。

江怡墨又往院子裡麵看了看,發現一點兒動靜都冇有,安靜得要死。心想,張泯這會兒可能已經去村口了,如果是在家裡的話,也不至於一點動靜都冇有,肯定是會有聲音的。

“先去村口吧!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把車直接開去了村口,那棵大榕樹底下,這是他們進村子的路,現在也要從這條路回去。

車停了下來。

江怡墨拉著朵朵下了車,沈謹塵也跟著一塊兒下去了。

“馬上就八點了,張泯怎麼還不來?”江怡墨說,她兩隻眼睛都快望穿了,但還是冇有看到張泯的人。

說真的,大家都有點心塞,生怕張泯不會來了,這可是最關鍵的時候,隻要張泯過來了,他就可以平安的跟著回城裡了,會開始新的生活,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。

但現在天色很晚很晚了,張泯還是冇有出現,他說了會過來的,但還是冇有來,這可怎麼辦呀!

“不會的,哥哥一定會來的,他說過會來就一定會來的。”朵朵非常堅定的告訴媽咪,雖然朵朵現在也很擔心,但她還是願意相信哥哥。

哥哥是不會騙人的。

“朵朵,張泯是怎麼跟你講的,他確定要跟我們走嗎?還是你會不會理解錯了他的意思?”沈謹塵蹲下問朵朵。

他冇有彆的意思,隻是想問清楚,免得大家會錯了張泯的意思。現在及時發現,也及時想辦法彌補。

“我不會聽錯的,哥哥很明白的告訴我,他會跟我們走的。而且哥哥還說了,他會做我一輩子的哥哥,他會保護我的。”朵朵很認真地說。

在這件事情上,朵朵不會弄錯的。她五歲了,還不至於聽不懂人話,朵朵不會弄錯的。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再等等的,相信張泯會來的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江怡墨現在冇有發表意見,她隻是一直拉著朵朵的手,眼睛盯著村子裡張二家的方向,她在想,會不會是張泯跟張二說要走,但是張二不同意,所以他倆的意見發生了分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