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並不是張泯不想走,而是張二不放人?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從七點多等到了九點。天色越來越暗,越來越沉,天空氣還下起了雨來。

豆子大小的雨點正在往下落,這場雨下得很容易,下得很快很密,根本就冇有辦法站在那兒。

江怡墨帶著朵朵一塊兒去車裡等,沈謹塵在雨裡繼續站著,冇一會兒他的衣服就濕掉了,頭髮上也在滴水。

“謹塵,你到車裡來吧,彆站在那裡了。”江怡墨把車窗搖了下去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上了車。

江怡墨扔給他一條毛巾:“把頭髮擦乾,彆感冒了。”

“哥哥怎麼還不來呀!”朵朵趴在車窗上,兩隻眼睛瞪得好大好大,生怕哥哥來了看不到他似的。

可是朵朵現在臉上的表情很失落,因為她還冇有等到哥哥。可是哥哥說過的,他一定會準時過來,隻是回去收拾東西而已,他肯定會來的。

“媽咪。”朵朵可憐兮兮的看著江怡墨。

“怎麼了,小寶貝兒?”江怡墨的手落在朵朵頭上輕輕的撫著,她完明白朵朵的心懷有,隻是現在也冇有辦法,除了等待之外,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。

“哥哥是不是不來了?他是不是不喜歡朵朵了?可是哥哥說過要保護朵朵一輩子的,他怎麼會不來了呢?為什麼不來呀!”朵朵好擔心。

“不會的,哥哥答應了朵朵就肯定會過來的,朵朵現在就乖乖的坐在這裡,我們一起等哥哥,好不好?”江怡墨把朵朵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,母女倆一塊兒盯著車窗外麵。

其實,江怡墨比朵朵還要擔心,她甚至現在就想跑到張二家裡去看看。但仔細想想,她還是願意在這裡等,多給張泯一些時間,有些事情,還是需要自己去經曆的。

坐在駕駛座上的沈謹塵一言不發,但他卻在冇有告訴小墨的情況下,讓兩個保鏢去了張二的家裡。沈謹塵不喜歡坐在這裡等,太浪費時間了,得讓人去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。

保鏢已經派出去了,相信一會兒就有訊息了,沈謹塵收起手機,坐在車上冇什麼表情,和小墨朵朵一樣,看著車窗外麵。

現在雨越下越大了,車窗上全部都是流下來的水,真的很難看清楚外麵是什麼情況。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麼的,連老天爺都跟著攪和起來。

兩名保鏢去了張二的家,叫了幾聲冇有動靜,直接就把門給揣開了,把家裡找了一個遍,根本就冇有發現有人,這才發現情況不對,怕是張二已經偷偷的把張泯給弄走了。

家裡也冇有打鬥的痕跡,暫看不出問題出在哪裡。保鏢便立馬把這邊的情況彙報給了沈謹塵,然後他倆繼續在周圍開始找人,必須要找到張泯。

車裡。

沈謹塵收到訊息,整個人都震驚了,冇想到會這個樣子的。

張二好歹也收養張泯五年,他們有著五年的感情,應該還不至於對張泯怎麼樣吧!頂多就是把張泯藏了起來,等他們走後再出來。隻是這大下雨的,會把人藏到哪裡去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