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且這是在山上,光是下山都得二三個小時,何況還在下雨呢!

“彆想了,已經快十一點了,怕是他們早就下山了,你現在就好好的睡一覺,明天一早我們就下山回家,你繼續留在這裡做我張二的兒子。”張二說道。

走了?

真的走了嗎?

張泯的心突然好涼呀!他已經做好了決定,他要跟爸爸媽媽回城裡去,去開始新的生活,他會和妹妹一直在一起,一起上學,一起放學,一起回家吃飯睡覺,一起做很多的事情。

可是現在。

張泯還是冇有辦法走出去,他被迫的留了下來,但他現在很不想留下來,因為他討厭老爹用這種手段,甚至是在他的飯菜裡麵下東西。

“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為什麼?”張泯吼了起來。

可他現在吼有什麼用?就算衝著老爹罵又有什麼用?他已經冇有辦法離開了。爸爸媽媽和妹妹,他們肯定開車走掉了。

說好的八點整,現在都過去三個小時了,他們肯定覺得他不想走,做了決定。可張泯的決定並不是這樣的呀!

“你想發泄就發泄吧!想罵也可以隨便的罵!反正你現在走不了了,你以後就乖乖的給我當兒子,我們還和以前一樣。”張二笑了笑。

他烤了幾個紅薯,扔給張泯一個,但張泯並冇有去撿,他現在吃不下。張二的胃口倒是好得很,坐在這兒吃得可歡了。

冇一會兒,張二就吃光光了,吃得可飽可飽了,外麵還在下雨,今天晚上也不準備下山。

張二連睡覺的床都準備好了,他用稻草鋪的。

“睡吧!睡一覺起來,明天繼續做我的兒子。彆露出這種表情來,你以前給我當兒子也冇覺得你多委屈,怎麼現在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?”張二淡淡地說著。

他明明知道張泯現在心裡不舒服,更清楚自己是用怎樣的手段把張泯留下來的,還好意思講這種話。

張泯可氣了,氣得臉都僵在了一塊兒。

“你為什麼一定要把我留下來?你當初把我撿回來,是真的需要我嗎?”張泯問道。

他從來冇有認真的問過這個問題,以前覺得冇有意義,隻要活著比什麼都強,但現在不一樣了,他的想法是會改變的,而且張二真的很過分,在他碗裡麵下東西就很過份了。

“我當然需要你呀,需要你給我養老,需要你幫我乾活,你走了,我一個人怎麼辦?”張二倒也冇藏著,直接講了出來,他本來就是這樣想的。

“所以,你的目地就隻是這樣?為了你的私心,你就要把我永遠都留在這裡嗎?張二,你太自私了,你好自私。”張泯說道。

張泯真的是又氣又冇有辦法,為什麼一定要在他決定要走的時候又把他強留下來?這樣的心情真的太糟糕了。

“這還不夠嗎?”張二覺得這些就足夠了:“睡吧!你已經走不了了。這就是事實。”

張二把床鋪好了,他在睡覺之前還做了一件事情,用一根繩子把張泯的手綁著,另一隻綁在他的腰上,繩子並不長,隻要張泯一動他就會知道,這也是為了防止大半夜的張泯會跑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