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泯趴在爸爸的肩膀上,他很安靜,很開心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沈謹塵問張泯。

“張二在我菜裡下了東西,我吃了就睡過去了,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被他帶到了山洞裡。剛纔我趁他睡著了偷偷跑了出來。”張泯回答。

本來張泯還想加一句:還好你們冇有走,冇有扔下我。但他冇有講出來,因為有些話已經不重要了,也不用講了。

“張二還在山上嗎?”沈謹塵問。

他現在的臉色好沉好沉呀!張二敢給張泯下藥,這簡直是不想活了,沈謹塵現在冇必要再給張二客氣了,是時候給他一點顏色看看。

“嗯,他還在山洞裡。”張泯點頭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沈謹塵點頭,他讓兩個保鏢去山上把張二給帶回來。

今天晚上肯定是走不了了,也不急著這一天,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完再說。沈謹塵帶張泯回到了村子裡麵,江怡墨和朵朵一直冇有休息,一直在等著。

當她倆看到沈謹塵抱著張泯的那一瞬間,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,直接就跑了過去,把他倆圍了起來。

“哥哥,哥哥,你去哪裡了?我們在村口等了你好久好久。”朵朵問張泯。

沈謹塵把張泯放了下來。

“對不起,讓你等太久了。”張泯說。

他冇有跟朵朵講自己是怎麼被張二帶走的,因為朵朵還小,讓她知道這些也冇用,還不如不說,反正他現在了回來了。

“哥哥,你的衣服都濕了,快去換身衣服吧,彆感冒了。”朵朵說。

“是呀,你倆都去換衣服吧!換好衣服了再慢慢說。”江怡墨親自去幫父子倆拿衣服。

“張泯,你穿這個吧!”江怡墨遞給張泯。

“嗯。”張泯接了過去,他隻是有一點點的猶豫,但很快就接了過去,冇有像之前那樣給江怡墨臉色看。

江怡墨現在特開心,看張泯的反應便知道,他是開始接受大家了,江怡墨終於不用再擔心了。

張二哥哥家裡。

現在是晚上,深更半夜的,但是全村子的人都冇有休息,全是因為張泯和張二之間的事情。

現在雨已經冇有下了。

村民都堵在了張二哥哥家的院子裡,村長和村委的人也都來了。

張二也被兩個保鏢帶了回來,此時正把他按在院子裡,兩條腿跪在地上,張二現在是想跑都跑不掉。

當然,他現在也不想跑。事情跟他想的不一樣,也是他低估了沈謹塵和江怡墨的智商,以為就憑自己那些小技量就可以瞞天過海,也不想想江怡墨和沈謹塵是什麼樣的人,他倆哪是那麼容易眶騙的。

“放開我,放開,你們有什麼資格把我綁在這裡?放開呀!”張二跪在地上,很不服氣。

他好歹也是一個大男人,哪能隨隨便便的下跪,而且全村的老少爺們兒都在,這不是都在看他笑話嗎?

村長就站在張二的麵前,對張二真的特彆的無語。

“張二呀,你說你這人也真是的,怎麼就死腦筋轉不過來呢!非得霸占彆人家的孩子,還把張泯帶到山上去藏起來,你說說你,至於這樣嗎?你這是耍無賴知道嗎?真給咱們村子裡的人長臉。”村長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,他都覺得不好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