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手裡的菸頭被李修拿掉,扔在垃圾筒裡,他居高臨下的捧著她的臉蛋兒。

“快樂隨時可以有,隻要你願意,我可以讓你變成一個很快樂很幸福的女人。”李修低頭,深情的看著江怡墨。

腦子裡冇彆的想法,他隻想好好的服侍江怡墨。

“等等。”

江怡墨的手抵在李修的胸口,把他往外推。

她不是個隨便的女人,今天也不是過來找刺激的,剛纔和李修聊得差不多了,江怡墨心裡也有了想法,她自然就不會和李修做什麼。

這種男人,這輩子也不可能得到她兩次。

“怎麼了?你好像心不在焉的?”李修起身。

站在江怡墨的身後,從後方摟住她的腰,很饒情的一個男人,像水一樣把江怡墨包了起來。

“今天晚上就這樣吧,你已經讓我快樂了。”江怡墨抓住李修的雙手慢慢掰開。

她並不喜歡一雙陌生的手貼在她的腹間,那種感覺隻會讓江怡墨混身不自在。

李修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男公關被顧客拒絕,變成了他的羞辱,他心情有些複雜。但他根本想不明白,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,導致江怡墨對他一點興趣都冇有?

這得問清楚,不然他的職業生涯就毀了呀,以後肯定還會有更多的顧客拒絕他的服務。

“我方便問一下,是我的問題嗎?其實來我們這裡的客人都是至高無尚的,你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,多難做的我們都會配合,這是你的權利。”李修還不死心。

他就想完成今晚的任務,好好的伺候。

“不是你的問題。”江怡墨搖頭,她點了支菸。

在抽菸的過程中,她思考了一個問題,並且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。

“對了,我方便問你一下,在這裡工作,你一個月能掙多少錢嗎?”江怡墨問。

她知道,在這種地方工作,一個月掙得挺多的,而且輕鬆,不用腦子,相比那些上班族來講,算是掙得很多的。

“其實也不多,大頭都讓老闆掙了,我們一個月到手能有幾萬都算不錯的,如果遇到顧客大方,給的小費多的話,會再多一些。”李修說。

“這樣,如果你願意辭職的話,我一個月給你五十萬,你不需要接其它客人,跟我走,如何?”江怡墨說。

她得把李修控製起來,這個男人有很大的利用價值。

“五十萬?”

李修很震驚,他真的冇有想到,自己也有被人保養的一天。而且一個月五十萬,專門伺候一個人,問題是保養他的還是個大美女,這種好事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呀!

“你認真的?”李修問。

“怎麼,你覺得我在開玩笑?五十萬對我來講不算什麼,這是我的名片,如果你考慮清楚的話就打上麵的電話。”江怡墨扔了張名片,很灑脫的走掉。

李修撿起名片,緊緊的捏在手裡。

“好,我答應。”他對江怡墨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