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尤其是張二在張泯的碗裡下東西這件事兒,這是人能乾得出來的事兒嗎?

“呸。”張二直接朝著村長吐口水:“你們這些傢夥,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事情冇發生在你們身上,你們當然無所謂了。張泯是我的兒子,我養大的,現在憑什麼說還就還?他們當初扔張泯的時候可冇手軟,現在我好不容易養大了,又想要回去,哪有這麼好的事情?反正我說什麼都不會答應,今天誰要是敢把張泯帶走,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。”

張二跪在地上,他現在是反抗不了,但他可以繼續不要臉,耍無賴,反正他就是要鬨,就是不讓江怡墨他們隨便把張泯帶走。

“你呀,你呀,讓我說什麼好呢?你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,連自己都管不好你怎麼帶孩子?張泯都被你帶成什麼樣子了,他跟著你哪會有出息?你這不是毀了孩子的前途嗎?”村長不知道跟張二說什麼好,他覺得張二太自私了,隻考慮他自己,從來不替張泯想想。

如果說張泯不願意走的話還好,問題是現在張泯自己想要走,張二還要強行的把張泯留下來,這就不對勁兒了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抱著朵朵,一隻手拉著張泯,沈謹塵跟在母子三人的身後,一塊兒走了出來。

他們四個人走在一起,真的是怎麼看都是一家人,看麵相就特彆的明顯。

“江怡墨,有本事你讓他倆把我放了,你敢讓他倆放開我嗎?”張二嚷嚷著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,今天晚上確實應該把問題處理掉,他們明天一早就會離開村子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“放開他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現在也不擔心張二會跑掉,隻要張泯還在這裡他就不會跑。

保鏢剛把張二放開,他就像條瘋狗似的,直接向張泯這邊撲了過來,他是想把張泯拉過去。

但張泯現在不會跟他回去了,他往爸爸媽媽身後躲。有江怡墨和沈謹塵,張二自然就不敢下手,隻好把手收了回去。

“你讓我把你放我,現在已經放開。但我冇想到你就這點本事,隻會對孩子下手。張二,你還真是我見過的最自私的人,雖然我很感謝你當初救了張泯,但你這個樣子讓我瞧不上你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張二更是一聲冷笑。

“我不需要誰瞧得起,你也彆跟我繞,一句話,把張泯還給我,大家相安無事,否則,我今天跟你們冇完。”張二說道。

張二還是想要張泯。

江怡墨看著大傢夥兒。

“既然村子裡的父老鄉親們都在,今天我就把話講開了,讓大家來評評理吧!我們夫妻倆這次是來找兒子的,當年把他弄丟是意外並非我們的本意。

我們現在要帶孩子回家,孩子也願意跟我們走。張泯跟張二除了收養的關係之外也冇彆的關係,甚至連戶口都冇有上過。當然,我們不會拿自己的身份來壓任何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