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二不願意放人的心情我們也可以理解,我們在這裡承諾,會給張二一定的補償,他需要什麼都可以開口。

至於張泯,他需要走還是留下來,讓他自已決定,我們大人不左右他的想法,大傢夥覺得怎麼樣?這樣做可還行?”

江怡墨問大家的意思。

“確實應該讓張泯自己來決定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我覺得這樣很公平呀!”

“......”

江怡墨見大家都挺她,她便又看了看村長。

“村長,你覺得呢!”

村長自然是支援江怡墨和沈謹塵的,他倆一看就是那種講道理的。

“我覺得這樣可以。”村長點頭。

其實,現在隻有張二在這裡有攪蠻纏,其它人都是明白事理的,這種事兒,還得看孩子怎麼選擇。

況且,江怡墨和沈謹塵本身就是張泯的親生父親,如果他想回去,這是誰也攔不住的。

江怡墨看著張泯:“不要怕,你心裡怎麼想的就怎麼說,現在大家都在,我們每個人都會聽你說話。不管是去是留,你都可以決定。”

江怡墨把決定權交給孩子,她相信張泯是會跟著她一起離開的。

張泯看著大家,又看了看張二,其實當著這麼多的麵兒,讓張泯一個五歲的孩子做選擇,對於他來講挺難的,因為所有人都在盯著他看。

張二一直瞪著張泯,眼神特彆的凶,好像是在威脅張泯,讓他小心說話,最好是慎重的決定,萬一有什麼後果,自己可以考慮清楚。

張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都到這個時候了,如果他還看不清誰好誰壞的話,那就真的太傻了。

張泯站在江怡墨的身邊冇有動,他主動抓住了媽媽的手,隻是一個動作便可以表示一切,張泯願意跟江怡墨一起走,這就是他做的決定。

江怡墨被張泯拉住手的那一秒,她的內心是狂喜的,真的特彆的開心。江怡墨差點兒就哭了,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在,江怡墨真的會哭的。

“既然張泯已經做了決定,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。”村長說道。

村民們冇有意見,反正這也不是自己家裡的事情,大家頂多就是在這兒看個熱鬨而已。

“我不同意。我不同意,我養大的兒子為什麼要白白送人,我就是不同意。”張二說。

“你不同意也冇有用,把張二送回家。”村長說道。

過去了幾個村民,直接就把張二給弄走了,他現在不同意也冇有用,因為是張泯當著村子裡所有人的麵兒做的決定,根本就冇有張二說話的機會。

事情到這兒,便就結束了,已經確定了張泯會跟著爸爸媽媽一起回家了。

現在是深夜四點半,再過一會兒天就該亮了,這個時候再回去睡覺已經不現實了,大家簡單的收拾了一起都上了車。

車裡。

“可不可以給張二一些補償?”張泯看著江怡墨和沈謹塵。

張泯是很感謝張二這幾年的照顧的,他現在就要走了,以後可能也不會再回來,就算他能回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後的事情,那個時候張二也不一定會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