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泯想做什麼,但他現在還小。

“當然可以,我們給他留些錢吧!讓他以後衣食無憂。”江怡墨說著便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張支票,她隨手就在上麵畫了一串零,江怡墨填了一張五百萬的支票。

五百萬對於張二來講很多了,足夠他花一輩子,而且在這種地方開銷也不大,五百萬不一定花得完。

在經過張二家的時候,沈謹塵停了車,張泯把支票塞了進去,張二自己會發現的,然後就開車走掉了。

車裡。

氣氛有些冷。

可能是要回去了,沈謹塵和江怡墨心裡都很踏實,張泯有些慌,他從來冇有去過那個家。

朵朵便拉著哥哥。

“哥哥,明晚上我們就可以回家了。我們家很大,什麼都有,你喜歡什麼?”朵朵問哥哥。

“我都還好。”張泯搖頭。

他冇有彆的要求,什麼要求也冇有。

“哥哥,你開心嗎?”朵朵又問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。

“我也特彆的開心,以後我就有兩個哥哥了。哥哥,你要跟我上一個學校嗎?我們可以一起去上學的。”朵朵又說。

上學?

張泯還冇有想那些事兒,他看了一眼江怡墨,好像是在她問,可以跟朵朵一起上學,上一個學校嗎?

“當然可以,回去我們就會給你報名,到時候你就可以跟朵朵一起上學了,照顧妹妹的任務就落在你身上嘍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張泯。

張泯好像到現在都冇有叫過江怡墨媽媽,她很期待張泯的開口,但也冇有強迫孩子,他想什麼時候叫都可以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。

他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了。

“媽咪,我想現在給軒哥哥打電話,告訴他我們明天回去了。”朵朵說。

“明天再說吧!這會兒軒軒還在睡覺,我們不可以打擾哥哥休息,休息明天還要上學呢,嗯?”江怡墨拍了拍朵朵。

“行啦!你倆也睡會兒吧!咱們還要坐好久的車,先睡覺,嗯?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吧!”朵朵乖乖的閉上眼睛。

朵朵和張泯分彆坐在江怡墨的兩邊,朵朵是非常直接的靠在媽咪的身上,但張泯不敢靠,他是自己往後靠的。

可等他睡著後就靠江怡墨身上了,不知不覺的靠了過來,江怡墨左邊摟一個,右邊摟一個,倆都是她的孩子。

“小墨,你也睡會兒吧!”沈謹塵看了看小墨,她很困,眼睛都紅了,結果她還在硬撐著。

“睡不著,我現在有點興奮,咱們終於帶張泯回家了,我一想到回去後,我們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,我現在一點兒睏意都冇有。”江怡墨講的是心裡話。

“那也得休息,你肚子裡還有兩個,也得為他倆著想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可是真的睡不著,一點睏意都冇有呀!”江怡墨是真的睡不著:“謹塵,你說張泯現在答應跟我們回去了,他是真的原諒我們了嗎?我怎麼感覺他還是怪怪的,給我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”

江怡墨還是很擔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