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覺得他跟你不親,所以心裡奇怪,對吧!”沈謹塵完全明白小墨的心情。

“嗯!”江怡墨點頭:“還有就是,我總覺得自己欠了張泯的。我已經決定了,回去後就不工作了,好好的跟幾個孩子相處,多跟他們待在一起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江怡墨的身份可不一般,她是財神爺呀,現在要讓她放棄那些東西,專心的在家裡帶孩子,有點大材小用。

但這些都是她願意做的,為了孩子放棄這些東西,很值得的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同意小墨的意思,這本來也是他想的。

他倆坐在車裡,聊了很多很多。

這些話,被張泯聽到了,他根本就冇有睡熟,聽到爸爸媽媽的聲音後他就想知道他們聊什麼,腦子就清醒了。

張泯心裡還挺開心的,至少他知道爸爸媽媽是真的很關心他,他在他們心裡還是特彆重要的。

張泯嘴角上揚,笑了笑,這回才踏實的睡著了。

第二天傍晚。

江怡墨,沈謹塵和兩個孩子從飛機上下來,再坐一個小時的汽車就可以回家了,現在已經回到了F國的主城。

這些風景,都是張泯從來冇有看到的,這裡的房子都修得好高好高,要抬著腦袋纔可以看到房頂,和村子裡完全不一樣。

馬路上都是汽車,好多好多的汽車在跑,每輛車長得都不太一樣。眼前的一切,對於張泯來講都是新鮮的,都是他平時從來冇有見過的。

“哥哥,這就是我們住的城市,漂亮嗎?”朵朵和張泯一直趴在車窗上,看著窗外的風景。

和哥哥一起看風景,眼前的風景比平時更好看了一些,朵朵臉上的笑也好燦爛,她現在超開心的。

“嗯,很好看。”張泯喜歡這裡。

雖然給他一種很陌生的感覺,但大城市和村子裡是不一樣的,這就是張泯以後要生活的地方,每一天對於他來講都是挑戰。

一小時後。

車停在了沈謹塵住的彆墅外麵。

終於到家了。

一切還跟走的時候一樣,一點變化都冇有。

朵朵第一個跳下去,然後是張泯,他也跟著下了車。

“哥哥,這就是我們住的房子,這是我們的家。”朵朵拉著哥哥的手,指著眼前的大彆墅。

好大的房子。

張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大這麼漂亮的房子,而且院子好大,圍牆也好高好高。

“哥哥,我帶你進去看看,我們家裡有特彆多好玩的,院子裡有很多,家裡也有很多喲!”朵朵拉著張泯就跑了進去。

張泯有些陌生,他看到院子裡有好多的傭人,傭人看到朵朵都在打招呼:“小小姐,您回來啦!”

“這是我哥哥。”朵朵向家裡的傭人介紹。

“小少爺好。”傭人趕緊給張泯打招呼。

張泯有些僵硬,頭一次有人這樣叫他,現在是家裡所有的傭人看到他都這樣叫,張泯就更不好意思了,他隻是點了點頭。

朵朵拉著張泯去玩玩具了。

“哥哥,這個是滑滑梯,你要上去玩嗎?”朵朵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