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現在,張泯隱約的感覺到了,難道這就是沈軒想要還給他一切的方式嗎?

“不知道會不會在景爸爸家裡,我現在就去打電話問問。”朵朵跑去拿座機。

軒軒的房間裡就有座機的,朵朵跑過去剛拿起來,她看到座機底下壓著一個信封一樣的東西。

朵朵拿了出來,發現真的是一個信封。

“這好像是軒哥哥的字。”朵朵看著張泯說道。

“快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。”張泯說道。

朵朵拆開了信封,她打開是一封信,朵朵認識的字不多,她隻知道這封信是寫給爸爸媽媽的,因為她認得爸爸媽媽幾個字,其它的就不清楚了。

“他寫什麼了?”張泯又問。

看樣子,沈軒多半是走掉了,張泯在心裡是這樣想的,但張泯從來都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到來而讓任何人離開,這裡應該還是原來的樣子。

“我看不懂訥。”朵朵搖頭。

還好她看不懂封上的字,不然朵朵現在就有淚崩了。張泯雖然也看不懂,但他能猜得到大概,現在隻有朵朵一個人是不知道的。

“可能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。”張泯說。

“應該不會吧!我去找爹地和媽咪,他們一看就知道了。”朵朵拿著信跑了出去。

“朵朵,你......”張泯想阻止朵朵,因為她知道真相後可能會很難受,但他攔不住,朵朵跑得太快了。

張泯隻好也跟著朵朵一塊兒跑了出去,朵朵已經把信給媽咪了。

“媽咪,這封信好像是哥哥寫的,他都寫了些什麼呀?哥哥好端端的,乾嘛要寫這封信?還有,哥哥為什麼不在家裡?他是不知道我們今天晚上會回來嗎?”朵朵好多的問題。

她確實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朵朵也不是傻子的呀!她知道哥哥很愛她的,知道她今天會回來肯定會第一時間去門外迎接的。

剛纔就冇有看到哥哥,這麼久了他還冇有出現,肯定是有事情的,朵朵想知道,哥哥是因為什麼冇有在家裡等她,難道那些事情比親妹妹還要重要嗎?

信就在江怡墨的手裡拿著,她的手在發抖。

確實是軒軒寫的,應該是他提前寫好放在家裡的,說明軒軒心裡早就有了打算,他是打算了要離開,所以提前留下了這份信。

信的內空是這樣的:“親愛的爸爸媽媽,妹妹。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,不要找我,我是想了很久才這麼決定的......

爸爸媽媽,妹妹,不管我現在在哪裡,我都永遠愛你們,也謝謝你們曾經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,再見了,愛你們的沈軒。”

信讀完了,江怡墨當著大家的麵兒讀出來的,因為朵朵發現了這封信,現在的小朋友都很聰明,她早晚是會知道的。

江怡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,她也是心態崩得不行,就冇想太多,直接讀了出來。

一封聽起來很沉重的信,江怡墨讀完已經淚目了,沈謹塵那麼強大的一個人聽完也會心裡難受。朵朵隻是一個孩子,她跟哥哥的關係從小就好,現在哥哥突然走了,還留下一封信,朵朵肯定是最崩潰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