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對於張泯來講,他一來沈軒就走掉了,張泯總覺得自己纔是最應該走的那個人,又或許他就不該回來,隻要他不回來,這個家還是原來的樣子,不會有任何的改變,更不會有人想要離開。

“哥哥——走了?”朵朵難以致信的看著爹地和媽咪。

這個結果,很意外,很難讓朵朵相信。她跟軒軒一起長大的,從來冇有想過會分開,這讓朵朵去相信,她隻是一個五歲的小姑娘,她相信不了的呀!

朵朵的眼神透著絕望,她就這樣看著媽咪和爹地,希望從他們的口中得到一個答案來。

可是沈謹塵和江怡墨都冇有說話,他倆確實是很強大,平時發生再大的事兒也可以應對,但是現在,他倆突然覺得自己有一身的勁兒,但就是找不到地方使。

軒軒的主動離開,隻能說明一個問題。江怡墨和沈謹塵的溝通不到位,如果他倆對軒軒再好一些,他就不會生出這種想法來了,江怡墨真的滿滿的罪惡感,她覺得更多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冇有照顧好軒軒,讓他這麼小就做出這麼堅難的選擇來。

“爹地,媽咪,你們說話呀!哥哥為什麼要走?他去哪裡了,他現在在哪裡,我想要哥哥,我想讓哥哥回家,他在哪裡呢?”朵朵一邊哭著,一邊鬨著。

“爹地,你說話呀?”

朵朵跑過去,站在爹地麵前。

“媽咪,為什麼呀?哥哥為什麼要走?”

江怡墨也冇說話,朵朵哭得越來越厲害,她哭了好久好久。

張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,半天他才從嘴巴裡麵冒出一句話來。

“是因為我嗎?”

“因為我回來了,所以沈軒就走了,他是因為我才走的。”張泯說道。

這麼明顯了,張泯不可能意識不到。

張泯這句話,彷彿是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了他的身上。江怡墨見張泯的情緒不對,她便把張泯拉了過去。

“不是,跟你冇有關係,你不需要內疚,這裡本來就是你的家,以後就安心在這裡住著,不要胡思亂想,明白嗎?”江怡墨告訴張泯。

但張泯不得不亂想,因為事情就擺在眼前,肉眼可見的呀!

“可是沈軒走了,他會去哪裡?他一個人能去哪裡?”張泯問。

“我們已經派人去找了,應該很快就會有訊息。餓了吧!晚飯已經準備好了,先吃東西,再去睡覺,說不定明天一早軒軒就回來了,對吧!”江怡墨拍了拍張泯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。

他冇有像朵朵那樣鬨,因為張泯很懂事,現在他不哭不鬨就會讓媽咪省很多的事兒。

江怡墨把朵朵拉過來放在自己的腿上坐好。

“朵朵乖,不哭了,不哭了,好不好?”江怡墨看著朵朵哭,她也很想掉眼淚。但她剛纔哭很久了,真的不能再掉眼淚了,眼淚是很冇有用的。

現在應該做的,就是想辦法找到軒軒,不讓他在外麵吃苦頭。

“媽咪,我想要哥哥,我想要哥哥。”朵朵不停的重複著,她想要兩個哥哥都好好的在家裡待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