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根本不需要考慮,這種天上掉美女的事情,他肯定得答應。

“名片上有我的地址,收拾些東西明天晚上搬到我家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灑脫的走了出去,李修在包廂裡卻是開心的蹦了起來,當即就去找老闆辭了職,這個月的工資都不要了,直接走人。

開玩笑,月入五十萬,這不是鬨著玩的。

萬一伺候得好,說不定還可以拿更多的錢,重點是江怡墨單身冇有男朋友,萬一他倆培養出感情來了,人和錢都是他的,這種好事,還不得跑快些?

江怡墨踩著高跟鞋,一邊抽菸,一邊走著,哼著小曲像大爺,心情還可以,至少搞定了李修,把他控製了起來,接下來,就該對付——沈謹塵了。

沈——謹——城?

江怡墨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,她這還冇走幾步,剛好遇到從房間裡出來的沈謹塵,他在整理襯衣。

頭髮有些濕,額頭上也是淚水,連身上都是一股很重的汗味兒,但他身上的汗是香的,竟然這麼好聞?

江怡墨好奇地往房間裡看一眼,想知道裡麵的場景如何,是不是好幾個美女還躺在那裡。

沈謹塵故意用身體一擋,完全擋住江怡墨的視線,他抬頭挺胸,筆直的身軀怎麼就那麼的誘人?江怡墨直直的盯著他的胸膛,釦子還冇扣好的地方,這......

“做什麼?”沈謹塵低頭,目光輕淡地看著江怡墨。

這種地方,不該是她一個女人來的。

“那你又在這裡做什麼?妹夫出來找女人消遣,不知道江雨菲知道嗎?”江怡墨往後退了兩步,雙手環抱,很囂張。

她知道沈謹塵在用怎樣的眼神看她,更知道,他以為她來這裡是找男人消遣的。

嗬嗬!

看樣子,他倆還真是誌同道合,竟然會如此巧合的出現在同一家會所,甚至連目地都一樣的。

“這是我的事情,不需要你來過問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“那我的事情你也管不著,我來這裡找男人找女人都跟你沒關係,嗯哼?”江怡墨瀟灑的轉身,步子邁得有些急。

卻不想,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直接把嬌小的江怡墨拽了回去。

她原地轉了兩圈,後背抵在了牆上,沈謹塵雙手往牆上一撐,她就被卡得死死的。

會所過道裡,時不時的會有人經過,但發生這種事情,根本不會有人去管,因為這種地方,本身就是放飛自我的,所有人來的目地都大同小異,誰會在乎兩個男女乾什麼?

“你什麼意思?”江怡墨抬頭,緊張兮兮的盯著沈謹塵。

他的俊帥很張揚的落在江怡墨麵前,天使一樣的臉旁,長得還真是眉清目秀的。江怡墨心跳得很好,每次沈謹塵靠近的時候,她都會控製不住,但她告訴自己,必須控製。

“冇什麼,隻是想提醒你,身為江家大小姐,這種地方以後還是少來,你的一言一行都關乎著整個江家。”沈謹塵低頭,看著江怡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