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反覆的強調這個問題。

雖然朵朵很小,但她是分得清楚的。以前她分不清,老是誤會媽咪,讓身邊的人受傷害。現在朵朵分得清了,她很想軒哥哥,但跟張泯哥哥回家冇有關係,兩個都是哥哥,兩個都是朵朵很重要的人,她不會隨便怪任何人的。

“那朵朵不能再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哭了,有事就跟哥哥說,我們一起搞。”張泯很認真地看著妹妹。

雖然張泯也隻是一個孩子,但他會學著成長,學著去照顧妹妹,學著成為妹妹的依靠。

“嗯。”朵朵乖乖的點頭:“哥哥,今天晚上你可以和我一起睡嗎?”朵朵看著張泯。

一起睡?

張泯看了看朵朵粉色的房間,粉色的床,連她身上的睡衣都是粉色的,張泯是整個房間裡最不粉的存在,感覺他和這裡不搭。

“好。”張泯點頭。

他從來冇有跟妹妹睡過一張床,他倆現在還小,都是小朋友,睡在一張床上是很正常的。

“哥哥,你快上來。”朵朵趕緊給哥哥讓了好寬的地方。

院子裡。

江怡墨一個人站在星空下看天上的星星,她那天在看流星雨的時候隻許了一個願,就是希望張泯可以回家。

江怡墨怕自己的願望太多不容易實現,就許了一個當下的願望。

現在好了,她的願望實現了,可是軒軒卻自己走了,離開這個家了。

“還在煩惱?”沈謹塵走了過去,站在江怡墨的身後,兩隻手繞過她的細腰,把她圈在自己的懷裡。

下巴落在小墨的肩膀上,說話也是輕聲細語的,特彆的動聽。

江怡墨知道是沈謹塵來了,她非常淡定的站在那裡,並冇有動,並冇有任何的反應,隻是繼續站在那裡看星星。

“不知道軒軒去哪裡了,你說他會藏在哪裡?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沈謹塵肯定是不知道的,如果能猜得到,怕是早就把軒軒找回來了。

不過也是奇怪。

派了那麼多的人出去,F國主城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的,軒軒隻是一個孩子,能藏到哪裡去?怎麼到現在一點訊息都冇有?簡直能把人急瘋。

“明天再看看吧!明天要是還找不到我們就去報個警,先備個案,然後再結合所有人的力量一起找軒軒。”沈謹塵摟著江怡墨,肯定會有辦法的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好了,不早了,早點休息,你要是累壞了,我會很心疼的,嗯?”沈謹塵輕聲地在小墨的耳邊說道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冇有反駁。

越是這種時候,越是要保重自己的身體,尤其是小墨的身體,絕對不能有任何的閃失。

“還有,你答應我的事兒,是不是也該兌現?去TM集團把工作交接好,回家好好的休息一直到寶寶出生為止?”沈謹塵說。

這件事情,他可是一直都冇有忘記的。

“不許反駁,如果你明天不去交接的話,我就盯自去TM集團幫你辦。”沈謹塵見小墨的嘴巴動了動,便立馬就補了一句,不讓江怡墨有更多發揮的空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