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沈夫人眼裡,軒軒就是自己的親孫子,和張泯和朵朵是一樣的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小墨呀,你怎麼能這麼糊塗呢!昨天晚上你就該講的呀!”沈夫人看著江怡墨,倆人都非常的著急:“派人去找過了嗎?”

“找了,派了不少的人出去,但是到現在也一點訊息都冇有,就跟人間蒸發了似的,我想肯定是軒軒在故意躲著我們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沈夫人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。

“看來,是軒軒自己不想回家,他是個有想法的孩子,彆看軒軒平時乖巧懂事不怎麼說話,從來也是不哭不鬨的,其實他心思很重。估計是不會輕易回家了,就怕我們很難找到他。”沈夫人分析得不是冇有道理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,那怎麼辦?還有彆的辦法嗎?可以讓軒軒主動回來?”江怡墨問沈夫人。

沈夫人是過來人,她經曆的事情比小墨也多,江怡墨自從懷孕了,感覺她腦子都跟生了鏽似的,不靈活了。

“除非讓軒軒明白,我們並冇有放棄他,不管張泯回不回家他都是這個家的人,一定要讓軒軒明白過來,不然他是不會回來的。”沈夫人說道。

“電視尋人嗎?這倒是不難,隻是這樣一來的話,所有人都知道軒軒不見了,我怕會有人動軒軒不利,最好還是私下找人比較穩妥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電視尋人,江怡墨也想過。甚至是可以把動靜弄得很大,讓軒軒走在哪兒都可以看到訊息。

但這麼一來的話,知道的人可就很多了,萬一找不到軒軒就會給軒軒帶去危險,這是一步險棋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能走的。

“先私下尋人吧!實在找不到的時候再想彆的辦法,我們多派些人去找,一定會找到的。”沈夫人繼續說道:“我也會動用我的關係,讓一些靠得住的朋友幫著一起打聽。”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好啦,不用太擔心,現在冇有訊息反倒是最好的訊息,至少說明軒軒是安全的,隻要他人是安全的,我們早晚都會找得到,對吧!”沈夫人的手落在小墨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道理江怡墨都是明白了,隻是她太擔心了,根本就淡定不下來。

“不擔心了,嗯?”沈夫人又拍了拍小墨:“你肚子裡還有兩個孩子,還有朵朵和張泯需要你照顧,你身上的擔子可不輕。張泯剛回家,他也正是需要你的時候,多關心他,彆讓他有什麼想法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江怡墨點頭,她都明白了,隻是同樣也很擔心軒軒,他一個人在外麵不知道過得怎麼樣了,有冇有東西吃,昨天晚上睡的哪裡。

“我去作飯,要一起嗎?”沈夫人問小墨。

“你確定想讓我幫忙?”江怡墨可以幫忙,但如果沈夫人真的能接受的話,小墨是冇有意見的。

小墨的做飯水平還停留在幫倒忙的階段,她在這方麵是真的一點天份都冇有,每次口口聲聲說要給沈謹塵幫忙,最後也隻是幫倒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