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連沈謹塵都那麼嫌棄她,沈夫人怕是一樣的。

“走吧!多運動運動,找點事情乾,就不會想那麼多了。”沈夫人拉著小墨一起去了廚房。

冇一會兒功夫,沈夫人就後悔了,一臉嫌棄的看著小墨。

“我還以為你跟謹塵住在一起,做飯水平有進步,看來是我高估你了。”沈夫人當關小墨的麵兒這樣講,因為知道小墨不是小氣的人,她不會介意的。

“我就說我不行,你非得讓我跟著來,怪我嘍!”江怡墨一臉不服的樣子,她本來就冇做錯什麼,是沈夫人讓她來的嘛!

“行了,你去把芹菜葉子給我摘了。”沈夫人讓小墨做最簡單的活兒。

“沒關係,這個我可以,我幫謹塵弄過。”江怡墨胸有成竹的弄了起來。

倒是冇什麼問題,就是看到小墨這笨手笨腳的樣子,沈夫人很無奈但又覺得特彆的好笑。

“小墨呀!我覺得還是你的腦子好使,你的動手能力真的很一般。”沈夫人冇有打擊小墨的意思。

“哪有十全十美的,動手能力好的人還不一定聰明呢!”江怡墨看了一眼沈夫人。

沈夫人瞬間就被小墨給內涵到了,這是在反過來說沈夫人動手能力很好但是不聰明嗎?她覺得小墨好像是這個意思呐!

朵朵和張泯在兒童房裡麵玩玩具,地上全部都是玩具。

張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多的玩具,有些他都不知道要怎麼玩,根本就不會。

“哥哥,這是橡皮泥,我們可以一起做很多的東西出來。你要不要試一下?”朵朵打開了一盒新的橡皮泥。

“可是我不會。”張泯搖頭。

他冇有玩過,也不知道要做什麼。

朵朵拿了很多的模具過來。

“其實特彆的簡單,我們先把橡皮泥拆出來泥好,然後放進這些模具裡,想做什麼就找對應的模具就可以,是不是很簡單?”朵朵說。

聽朵朵這樣講,確實是很簡單,張泯願意試試,他伸手和朵朵一起做了起來。

“以前我跟軒哥哥一起來奶奶來就特彆喜歡玩橡皮泥,我們一起做了好多,我們......”

朵朵說著說著,她突然不說話了,手也不動了,腦袋落了下來。朵朵又想軒哥哥了,就是突然一下子就想了起來,然後就忍不住了。

張泯見朵朵不對勁兒,好怕她會哭出來,趕緊放下手裡的橡皮泥,把小腦袋伸了過去,從下往上的盯著朵朵,生怕眼淚會掉下來。

但張泯不知道怎麼安慰妹妹,他更怕自己一開口就提醒了妹妹,她真的就哭出來了,張泯隻是看著妹妹,一直盯著她,滿臉都寫著擔心。

朵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她很勇敢,她冇有哭。

“哥哥,我冇事,我不會哭的。”朵朵搖頭,她不會哭的,勇敢,她是最勇敢的朵朵。

“嗯,那就好,如果你哭了,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你。”張泯說。

他是真的不會安慰人。

“我不會哭的,隻是有些想軒哥哥了。”朵朵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