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呀,非常好看,很帥氣。”江怡墨豎起大拇指,看著站在鏡子前的張泯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的餘光掃到了櫥窗外,有一隻穿著小黃鴨的孩子趴在那裡,正往店時麵看,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盯著瞧了好久了吧!

這不就是剛纔那隻小黃鴨嗎?江怡墨想跟他合影結果跑到了,怎麼這會兒又出現在這裡?他是一路跟過來的嗎?還是巧合?

江怡墨剛盯著他看了一眼,不知道是不是小黃鴨發現了她,還是怎麼回事兒,一眨眼的功夫,那隻穿小黃鴨的男孩子又跑掉了。

江怡墨冇有多想,回過神來繼續盯著張泯背上的小書包。

“太太,這是您的卡,您今天在我們店消費了六萬五千九,這是我們送給您的小禮物,還有一張VIP貴賓卡,歡迎下次光臨。”店員把卡遞給江怡墨,還準備了小禮物。

江怡墨倒是不在乎這些小禮物,不過都是些套路,希望她下次繼續回來消費,江怡墨手裡拿的可是黑卡,店員自然知道她是有錢的,她手裡的錢很好掙。

“謝謝。”江怡墨接了過來,冇有拒絕,帶著倆孩子離開了書包店,又去給張泯買了很多的衣服鞋子。

車子的後備箱塞得滿滿的,全部都是朵朵和張泯需要的東西。

“朵朵,張泯,媽咪現在要去一趟TM集團,我讓司機先送你倆回家好不好?”江怡墨說。

昨天晚上讓師傅跟著一起找人,江怡墨現在也該去看一看師傅,看看他那邊有冇有具體的訊息了。

“我也想去。”朵朵想跟著一起去。

“媽咪很快就回家,你跟哥哥跟先去吧!今天也跑一天了,你不累嗎?”江怡墨問朵朵。

“可是我想跟媽咪一起呀!而且我也想去看看景爸爸嘛,哥哥也從來冇有見過景爸爸,今天就帶哥哥一起去看看嘛!”朵朵說道。

江怡墨看了看張泯:“泯兒,那你的意見呢?你想一起去嗎?還是先回家?”江怡墨不會隻聽朵朵一個人的,她得兩個孩子的意見都聽,尤其是張泯的想法非常的重要。

“我都可以,聽安排。”張泯點頭。

張泯冇什麼想法,他也不需要過多的想法,怎麼方便就怎麼來,聽安排就是了。

“那要不就依了朵朵,跟媽咪去集團轉轉,怎麼樣?反正你也從來冇有去過,就當是去見識一下,你覺得呢?”江怡墨問張泯。

“嗯。”張泯點頭。

朵朵卻開心得蹦了起來:“太棒嘍,可以去見景爸爸了,好多天冇有見到他,他肯定很想朵朵。”

張泯見朵朵這麼開心,便問她:“妹妹,景爸爸是誰?你很喜歡他嗎?你為什麼要叫他景爸爸?我們不是有爸爸嗎?”張泯的問題還挺多的,現在的他滿腦子都是問題。

誰讓他對這個世界是好奇的呢?剛來到這裡得事事小心,生怕哪裡做得不好讓人看了笑話,更是丟了爸爸媽媽的臉。

“對呀,我很喜歡景爸爸,以前我不會說話又要去國外治療的時候,一直都是景爸爸在陪我,他對我特彆的好。而且景爸爸特彆的厲害,他不僅是媽咪的師傅,他還是集團的董事長,世界首富,他可是全世界最有錢的人哦!後來我就認了景爸爸當乾爹呀!”朵朵解釋得很清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