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!!!好痛!!江總,你怎麼躲開了呀,我隻是想抱抱你呀!”徐風一臉的無奈,他真的隻是想抱抱自家BOSS嘛,好多天看不到,非常的想她呀!

“你撲得這麼厲害,我還不躲開,我腦子是不是有問題?”江怡墨一臉無語的看著徐風。

她現在可是肚子裡懷倆寶寶的人,萬一被徐風撲倒了還要不要活了?這也是為了徐風著想,要是倆孩子因為他出了事兒,沈謹塵第一個把他給殺了。

“嘿嘿,我看見BOSS太開心了嘛,忘了您肚子裡的小寶寶。”徐風這纔想了起來,他剛纔撲得確實不是時候,還好BOSS躲開了。

徐風趕緊走過去,蹲在江怡墨的麵前,伸手在她肚子前的空中輕輕的撫著,他自然是不敢摸江怡墨的肚皮的,他會死得很慘。

“兩位小少爺或是小小姐,真是不好意思呀,剛纔冇有嚇著二位吧!你倆可千萬不要被我嚇著喲!”徐風開始胡言亂語起來。

朵朵已經習慣了徐風叔叔二貨的樣子,她並不覺得有什麼,隻是站在那裡。倒是張泯臉上的表情亮了,他真的覺得徐風腦子是不是有問題,明明是一個特彆帥氣的叔叔,但怎麼感覺他不太正常?

搞得張泯都不敢打招呼,乖乖的和妹妹站在一起,和徐風保證安全的距離。

“行了,快起來吧!”江怡墨可不想讓更多的人看到,還以為她又在欺負自己的助理,讓徐風給她下跪呢!

徐風站了起來,憨憨的望著江怡墨笑,又看了看朵朵和張泯。

“這位就是張泯吧,咱們BOSS的親兒子,長得挺帥的呀!歡迎你回來呀!”徐風笑眯眯的看著張泯,手落在張泯身上拍來拍去的。

“我是你徐叔叔呀,叫徐叔叔,以後就跟著徐叔叔混,叔叔帶你吃遍F國所有的美景,想去哪兒就去哪兒,好不好呀!”徐風捏了捏張泯的臉蛋兒。

皮膚有些乾,山裡長大的孩子確實和城裡不一樣,不過冇有關係,回來了好好的改造,肯定比城裡的孩子還要水淋。

“行了,彆把孩子給嚇著,趕緊乾活去,一會兒我再找你。”江怡墨淡淡的撇了徐風一眼,這傢夥怎麼像冇見過孩子似的,看他剛纔看張泯的眼神,恨不得把張泯給拐走似的,有本事自己去生一個呀!

“得訥!”徐風馬上散開。

江怡墨帶著張泯和朵朵去了董事長辦公室裡,師傅正好空了下來,他一看是小墨過來了,便立馬站了起來,過來迎接江怡墨,隨便再看看她,生怕小墨去山裡走了一趟再帶點兒傷回來。

景沐辰小心翼翼的眼神中,全部都是對江怡墨的關愛。

“師傅,你彆看了,我好著喲,一點事兒都冇有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師傅就是太緊張了,她哪能有什麼事兒?有沈謹塵跟著呢,不會讓她出事兒的。

“冇事兒就好,不然我肯定跟沈謹塵冇完。”景沐辰眉頭一直皺得很緊,他知道小墨心裡特彆的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