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然也會有人分析張泯的身份,財神爺是怎麼突然間多了一個兒子的,大家更關係的肯定是這其中的事兒。

於是,各種傳說,各種關於財神爺的風流事兒都流了出來,真是什麼樣的版本都有,特彆的奇葩。

可能這就是身為名人的苦惱,任何一件事兒,都被大家盯著吧!但江怡墨都習慣了,並不會對她的生活造成任何的影響。

董事長辦公室裡!現在隻有江怡墨和景沐辰在裡麵。

“軒軒還是冇有訊息,我已經派了很多人出去找了,還請了私家偵探,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,等結果。小墨,你一定不要太著急了,這件事情不可控,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。”景沐辰拍了拍江怡墨。

辦公室裡的氣氛突然就沉了下來,江怡墨怎麼可能不擔心呢!

“師傅,軒軒是自己走的,他覺得是他占了張泯的位置,張泯回來了,就把屬於張泯的一切帶給他。我在想,也許我也有不對的地方,是我對軒軒的關心太少了,我真的很不該。”江怡墨吸了吸鼻子,鼻子酸酸的,很想哭。

“你的心情我理解,我也明白軒軒的感受。那幾天你們都去山裡了,我明顯感覺到軒軒有想法,當時我也安慰過他,開導過,我以為他聽進去了,冇想到他還是有想法。五歲的孩子能選擇離開,他很勇敢也很無奈。”景沐辰說道。

“所以,我才覺得心裡不舒服。如果找不到軒軒的話,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自己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會找到的,但是需要時間。我還是那句話,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,現在我們能做的都做了,除了等訊息之外冇有彆的辦法。你還有朵朵和張泯,肚子裡還有兩個,你不是冇有事情做,你有很多的事情,明白嗎?”景沐辰在安慰小墨,讓她不要因為一個軒軒,忽略掉另外幾個孩子。

有些事兒,隻能儘人事,聽天命,誰也左右不了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,她都明白了。

“好了,不想這些不開心的,找軒軒的事情就交給我,而且沈謹塵也在派人找,你就不要操心了,做好你該做的事情。接下來你也不用來集團了,你的位置我會替你保留,等你生了孩子後再回來陪我繼續戰鬥。”景沐辰說道。

這些話本來是江怡墨要講的,她今天就是過來跟師傅說她暫要離開的事情,結果師傅卻搶在了她的前頭。

江怡墨真是覺得,師傅對自己太好了,她這輩子都欠著師傅好大的人情,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還。

“師傅,謝謝你。”江怡墨很認真地看著師傅。

景沐辰卻是拍了拍小墨:“我不是說過嗎?不要跟我說謝謝,你要跟我說謝謝那我是不是得回一句不客氣?不覺得很見外嗎?跟陌生人有什麼不同?”

景沐辰不想成為小墨生命裡的陌生人,他要和小墨保持一個長久的關係,是那種不管七九八十都還可以做朋友的關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