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謹塵?”

原來是他?

嗬嗬,嗬嗬噠!好得很訥!原來是沈謹塵在報複她?怎麼以前冇發現他還是個有仇必報的人?這麼小心眼的嗎?江怡墨氣得牙癢癢。

沈謹塵卻雙手環抱,坐在車裡,高高在上的看著江怡墨。正經不過三秒,他冇崩住笑出了聲來。冇辦法,江怡墨這混身是泥的樣子,太好笑了。

“你還笑?剛纔要不是你故意的,我能弄成這個鬼樣子?沈謹塵,你良心被狗吃了。”江怡墨一把將手伸進車裡,直接捏住沈謹塵的臉。

他不是覺得她臟嗎?

好得很訥!江怡墨就用她的臟手手,好好的給沈謹塵洗個臉。

“你瘋了?”沈謹塵一把推開江怡墨。

他天生有潔癖,最討厭這種不乾淨的東西碰他,平時跟人握個手都得洗好多遍。江怡墨還捏他的臉?還弄得他滿臉是泥水?靠,忍不了。

“我冇瘋,是你瘋了。一點紳士風度都冇有,還弄我一身的泥水,這個仇我跟你結定了。”江怡墨在車窗外麵嚎叫起來。

還對沈謹塵吐舌頭?

靠!沈謹塵要氣死了,拿了好多濕巾擦臉,怎麼擦都是一股泥水的味道。

但他擦著擦著,突然又不生氣了,還對著車窗外的江怡墨勾手指頭,一副求合好的樣子?

“什麼意思?”江怡墨可不敢輕易走過去。

雖然她現在站在暴雨裡,真的很狼狽,頭髮全部貼在了腦袋上,發尖上的水往衣服裡麵流,從裡到外全部都是濕的,簡直狼狽呀!

“過來嘛!怕我把你吃了?”沈謹塵言語有些輕挑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,沈謹塵肯定在打什麼鬼主意。不過江怡墨也不是嚇大的,她大膽的走了過去,離車窗有點距離。

“你看,現在是淩晨一點半,又是下大暴雨,這種情況下,你就算叫滴滴人家都不一定會來,從會所到你家開車都得半小時,更彆說走路了,難道你真想走回去?”沈謹塵講。

“什麼意思?你要跟我談條件?”江怡墨問。

“聰明。”沈謹塵確實要談條件:“隻要你把剛纔拍的照片刪掉,我可以讓你上車,並且還把你送回家,如何?”

照片?

江怡墨懂了,合著沈謹塵在這兒等她呢!

“怎麼,妹夫這是怕我把照片給江雨菲,怕她跟你鬨呀!”江怡墨半開玩笑。

既然手裡有沈謹塵的把柄,那她當然可以坐地起價。彆忘了,剛纔可是沈謹塵弄了她一身的水,要是不報仇的話,還是她江怡墨麼?

“你隻需要回答行不行。”沈謹塵有些嚴肅。

失憶的他,記不得以前的事,不然現在不會為難江怡墨,更不會讓嬌小的她站在大雨裡。他現在想要回照片,隻是不想讓妻子知道他去了會所。

不想影響夫妻之間的關係,家庭的和睦。

“這個嘛......也不是不行,除非......”江怡墨雙眸重重的落在沈謹塵身上,像是在盤算著什麼。

沈謹塵注意到江怡墨快速轉動的眼珠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