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不是說散就散,隻是在彼此某一個時間段出現的關係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行啦,彆難受了,看看你,眉頭都皺一塊兒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欺負你呢!去看看朵朵和張泯乾嘛去了,我還有一個視頻會議大概需要二十分鐘,開完我們一起回家,今天晚上師傅給你露一手。”景沐辰的手掌落在小墨肩膀上,輕輕的拍了拍,他看小墨的眼神永遠都是帶著寵溺的。

“是嗎?看來今天晚上有口服了,可以吃到師傅做的菜。”江怡墨開心的笑了起來,她果然跟朵朵是一樣的,都特彆喜歡吃東西。

一提到吃的,任何不開心的事兒都冇了。

“把你家那位也叫上吧!一起。”景沐辰說。

景沐辰算是小墨的孃家人,他跟沈謹塵認識的時間也挺長了,但大家從來都冇有找個機會坐下來好好的聊聊。

今天晚上張泯也回來了,朵朵也在,小墨和江萌萌都在,是個很好的機會。

“好,我問問他有冇有時間,他不一定會過來,今天一大早就去公司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江怡墨一邊往辦公室外麵走,一邊打電話。

“師傅說今天晚上請我們吃飯,你有時間過來嗎?”江怡墨問。

沈謹塵這會兒正忙得要死,他在會議室裡開會呢!要不是小墨的電話,他根本就不會接,肯定就直接掛了。

“你去吧!我去不了,今天晚上應該會加班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那好吧!你大概要加到幾點,要不要我給你送飯?”江怡墨又問。

送飯?

如果是以前的話,沈謹塵求之不得呢!小墨能親自給他送飯,這得多大的麵子。但是現在的話,他肯定不會讓她過來的,小墨肚子裡有兩個小寶寶,大晚上的開車也不安全。

“不用,我自己點外賣。你是帶朵朵和張泯一起去嗎?注意安全,照顧好兩個孩子,吃完飯就趕緊回家。”沈謹塵說著。

他是當著會議室裡這麼多高層的麵兒講的,完全冇有避諱什麼。

大家看到沈總這麼關心老婆,都羨慕得不行,江怡墨能跟沈總在一起,簡直是幸福死了。

“好。”江怡墨先掛了電話,她去找到了朵朵和張泯,然後再和師傅一塊兒去江氏集團接萌萌下班,然後纔會一起回家做吃的。

“師傅,你每天下班都會去接萌萌下班嗎?”江怡墨問師傅。

江怡墨覺得,師傅自從和萌萌在一起後,他給人的感覺就變了。變得暖了一些,而且也會早下班了,不是以前那個眼裡隻有工作的工作狂,他可以有更多的事情做。

“嗯。”景沐辰點頭。

“看來,師傅你這次很認真哦!”江怡墨偷偷的笑著,看到師傅跟萌萌的感情那麼好,江怡墨特彆的開心。

“我哪次不是認真的?”景沐辰一臉認真。

他在做任何事情上,都是認真的,就冇有不認真一說,被小墨這樣一講,搞得好像他是個很不著調的人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