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對,你這句話說得好像我很多次,我這是頭一次。”景沐辰又補了一句,他都快被小墨給說暈了。

“開個玩笑嘛,師傅你乾嘛這麼認真呀!”江怡墨偷偷的笑著。

景沐辰知道小墨是在開玩笑,所以他纔不會生氣,不然早就被小墨翻臉了。

車停在了江氏集團正門。

江萌萌剛好從集團裡麵出來,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的小裙子,像仙女一樣,她手裡提著包包,踩著高跟鞋,氣質比以前好太多了。

江怡墨看到這樣的江萌萌,真是替她高興。她就像是重新投過胎似的,真的是從裡到外都在改變,現在的江萌萌跟師傅簡直不要太般配了,簡直就是天生一對嘛!

果然,跟什麼樣的混就會變成什麼樣的要,萌萌跟師傅在一起時間長了,連氣質都跟師傅變得一樣。

景沐辰看到了江萌萌,他把車停好便下去了,徑直走到江萌萌的麵前。江萌萌一看是景沐辰過來了,臉上的笑都多了起來,笑眯眯的向他跑了過去。

景沐辰伸手,接住了江萌萌。

“看到我這麼開心嗎?”景沐辰說。

江萌萌瘋狂的點頭呀,看到男朋友當然開心了,而且她的男朋友是全世界最優秀的男朋友。每天都過來接她下班,江萌萌現在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等下班,因為隻要一下班,她從集團的大門走出來就會看到喜歡的人,知道有一個人會一直在同一個地方等自己,是件特彆美好的事情。

“先上車,小墨在車裡,還有朵朵和張泯,他倆都來了,今天晚上,我們夫妻倆可得好好招待。”景沐辰很自然的把江萌萌的小手捏在他的掌心裡。

他倆已經領過證了,算是真正的夫妻了,這也是景沐辰對江萌萌負責的表現,給她足夠的安全感。

可是他當著江萌萌的麵兒,說他倆是夫妻,難免會讓江萌萌害羞,她露出了很羞澀的表情來。

“都在?張泯也來了?”江萌萌用手比劃著,她頭一次見張泯,不知道那孩子怎麼樣,不過他是姐姐的兒子,自然是非常優秀的。

“當然。”景沐辰點頭,他的眼神一直在江萌萌身上轉,因為這位是他的女朋友,是和他領過證的女人,他倆真的隻差一個婚禮了。

江萌萌開心的跑了過去。

聽說張泯也來了,江萌萌就很開心。孩子找回來了,姐姐也可以放心了。

“姐姐,你回來啦!”江萌萌跑過去,拉開車門鑽了進去,和姐姐坐在一塊兒,更是用手在空中不停的比劃著。

江萌萌到現在還是不會說話,一個字兒也不會講。雖然和景沐辰在一起挺長時間了,她每天也過得很開心,以前的事兒也忘得差不多了。

每天晚上都和景沐辰睡在一起,他倆現在真的過的是老夫老妻的生活,江萌萌晚上也不會再做惡夢了,但奇怪,她還是不會說話,她也很想說話,有的時候逼著自己去學習,景沐辰也一直在教她說話,勇敢的去嘗試,但江萌萌就是不會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