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人的事情,隻有兩個人可以看,哪能當著彆人的麵兒,本來就是見不得人的事呀!

“說什麼呢,傻丫頭。”景沐辰雙手撐在桌子上,臉落在江萌萌的麵前,就這樣近近的看著她。

江萌萌簡直受不了景沐辰這雙眼睛,她故意躲開。

“你先放我下來,我們該做飯了,不然一會兒就是姐姐進來催了。”江萌萌把臉彆開。

景沐辰知道她害羞了,其實真冇什麼好害羞的,所有人都知道他倆在一起了,光明正大的,真冇什麼不好意思的。

景沐辰雙手抓住江萌萌往下一提,直接就把她從桌子上放到了地上。

江萌萌開始洗菜。

景沐辰站在江萌萌的身後,雙手從她兩側伸過去,他倆一起洗菜。

“這樣怎麼洗?”江萌萌回頭看著景沐辰,本來是想跟他發脾氣的,結果剛轉過去就被他偷親了,根本就來不及反應。

莫名其妙被親的江萌萌趕緊把臉轉回去,這下不敢亂動了,生怕又被親。

餐桌前。

張泯,朵朵,江怡墨,江萌萌,景沐辰,幾個人圍在一張桌子上坐下來。

桌子上的菜都是江萌萌和景沐辰一起做的,菜品很多,樣子也好看。

“嗯,好吃!菜裡麵有戀愛的味道。”江怡墨嚐了一口,是真的好吃,她吃出了幸福的味道。

因為師傅和萌萌在一起特彆的幸福,他倆連做個飯都要一起,他倆那麼有愛,做出來的東西肯定是最好吃的。

“姐姐,你要喜歡,就多吃一點。”江萌萌趕緊站起來,不停的往江怡墨的碗裡夾菜,想把她的嘴巴給堵上,免得她總是在不停的說話。

“想用東西堵我的嘴呀!妹妹這是被我說中心事心虛嘍!”江怡墨還在拿江萌萌開玩笑。

江萌萌本來就臉皮薄,被姐姐這麼明目張膽的戳穿,她隻能自己坐回去,低著腦袋吃東西,不跟姐姐開玩笑就是了,反正她也從來都開不過。

“對了,沈謹塵呢?他確定不過來嗎?”景沐辰問小墨,他也是在幫江萌萌,免得小墨和萌萌一起聊那個話題,萌萌會更加的不好意思。

景沐辰還特彆貼心的給萌萌夾她喜歡吃的菜,江萌萌吃了景沐辰親自夾的菜,腦袋也抬了起來。

“他來不了,在集團忙事兒,一會兒我給他送些過去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可以。”景沐辰點頭,他又看了看張泯:“小泯,你多吃一點,第一次到家裡來不要客氣,要學學你媽媽,她的臉皮是我見過最厚的。”

景沐辰現在還學會拿小墨開玩笑了。

“謝謝景爸爸,我會的。”張泯笑了起來。

朵朵也樂嗬了起來,江萌萌也在笑,隻有江怡墨是氣鼓鼓的。

“我哪裡臉皮厚了?師傅,你把話講清楚,我哪裡臉皮厚了?”江怡墨不服氣,師傅竟然說她臉皮厚,明明就冇有嘛!

“現在就挺厚的。”景沐辰說著,他還把手伸到了桌子對麵兒,捏住了小墨的臉蛋兒:“好厚呀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