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除非什麼?”沈謹塵問。

他知道,江怡墨不會輕易妥協,這個女人有些傲氣,是普通女人身上看不到的。

“除非你下車來,咱們麵談。”江怡墨勾勾手指。

她就這點要求,至於沈謹塵願不願意,就看他自己嘍!

“下車?”沈謹塵眉頭皺得很緊。

耍什麼花樣?

“對呀,就這點小要求呀!如果你不願意就算嘍!回家我就把照片發給江雨菲,讓她好好瞧瞧自己老公在外麵都乾了什麼,不知道她會不會把你家房頂給拆了?彆說,我還蠻期待訥!”江怡墨捂嘴偷樂。

隻有她自己知道,在她看似開心燦爛的笑容背後,她的心總會隱隱作疼。

沈謹塵在這裡跟她糾纏,不就是怕江雨菲看到照片跟他鬨嗎?他不想讓江雨菲擔心,纔會在這裡為難她,這樣的沈謹塵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樣。

看來,失憶真的可以讓人忘記一切,哪怕是對你很重要的人,也可以從記憶中直接抹去,老天爺確實有些手段呀!

“下車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道。

司機趕緊先下車,拉開車門,幫沈謹塵撐傘。

暴雨很狂,即便有傘,他的衣服也濕了,頭髮上也是雨水,但依舊很帥氣,像他這種天生就可以靠臉吃飯的人,不管在何等情況下,他總是帥得讓人著迷。

沈謹塵站在江怡墨麵前,他倆保持一定的距離,傘隻撐在沈謹塵頭上,與江怡墨半點關係都冇有,她該淋還得淋著。

“我已經下來了,照片是不是可以刪掉了?”沈謹塵說。

冷冰冰的口氣,像在對江怡墨下命令,如果江怡墨真乖乖的刪了照片,那還是她嗎?她不喜歡沈謹塵冷冰冰的樣子,很討厭。

“下這麼大的雨,妹夫是不是該把傘往我頭上打一點?還有這位司機,站在這裡是不是太礙眼了?讓我冇辦法好好聊天訥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。

雨水像是從她臉上往下潑一樣,江怡墨眼睛都睜不開。

她一直在挑戰沈謹塵的底線。

沈謹塵接過來,讓司機站一邊去,他替江怡墨打著傘,兩個身影同時在雨傘底下,比剛纔更近了一些。

“看來,你很愛江雨菲喲!為了幾張照片大半夜跟我周旋,你累不累呀!”江怡墨仰頭,看著沈謹塵的俊臉。

他為什麼要失憶呢!

不對,失憶了纔好,以前的事情不用記得,江怡墨也該忘記了,她不應該故意在這兒跟沈謹塵糾纏,是她想得太多了。

自從遇上了沈謹塵,她做事情都不灑脫了,她不喜歡現在的自己,優柔寡斷,一點也不霸氣,簡直愧對了財神爺的稱號。

“我已經按你的要求下了車,現在是不是該兌現你的承諾了?”沈謹塵很正經。

他不想跟江怡墨過多的周旋,隻想要回照片。

他越想要照片,江怡墨就越是不想給他。

“當然,我江怡墨可是說話算數的,咱們可是親戚關係,我還能為難你不成?對吧!”

江怡墨對沈謹塵拋媚眼,手很輕浮的落在他撐傘的手上,指間在他手背上輕輕的跳動,每一個動作都能讓男人受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