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真的很帥呢,不管是離得遠還是離得近,看起來都是一樣的帥氣。這麼好看的男人,平時在公司裡麵肯定也是有一堆的人盯著他看吧!

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對他有想法,江怡墨在想,自己現在懷著孕,又不能滿足他的需要,都說男人在老婆懷孕的時候是最容易出事兒的,不知道沈謹塵會不會出事兒,會不會和其它男人一樣。

他長得這麼帥,如果他想出事兒的話,一大把的女人免費撲過來,求著跟他出事兒。

“謹塵。”江怡墨輕聲喊著他的名字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輕聲迴應,兩隻眼睛盯著電腦上,他正在看郵箱裡的檔案,這會兒挺忙的。

他現在還要加班把明天早上的事情做完,因為他明天一早得陪小墨去產檢。

“我現在纔剛剛的懷孕,等寶寶出來還要好長的時間。這麼長的時間,你真的忍得住嗎?”江怡墨問他。

小墨現在特彆想知道,沈謹塵會不會一時管不住自己,然後做對不起她的事情來。

“你覺得呢?”沈謹塵看了小墨一眼,反過來問她。

其實是忍不住的,冇有幾個男人能忍得住。而且他每天晚上都要抱著小墨一起睡覺,小墨長得漂亮又性感,這麼完美的女人抱在懷裡,誰忍得住呀,沈謹塵一秒鐘都忍不住,分分鐘就想把小墨給辦了。

“那你會像彆的男人一樣,在我辛苦懷孕替你生孩子的時候,你去跟彆的女人發生關係嗎?”小墨又問,其實她就是想問這個,想知道沈謹塵會不會。

這時。

沈謹塵臉上的表情都垮掉了,小墨問的這種問題簡直無聊,他沈謹塵是那種連自己的身體都管不住的男人嗎?

“不會。”沈謹塵的回答很肯定,甚至是不需要一點點的猶豫,更不需要思考什麼。

他就是不會。

“這麼確定嗎?你要不要再想想,然後再回答我?”江怡墨又問他:“其實我也挺理解你們男人的,偶爾犯一次錯也不是不可避免的,而且我也不是那種不允許你犯錯的,所以你不要把我剛纔的話當成是考驗,我隻是隨便問問,你大膽說出你的想法來。”

江怡墨又問沈謹塵。

沈謹塵一聽,小墨這明顯就是在考驗他呀,讓他放鬆警惕,如果他現在真的上當的話,死的就是他了呀!沈謹塵又不傻,怎麼可能看不出小墨的動機來?

女人訥!

“不會。”沈謹塵還是一樣的話:“因為其它女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心動。”

沈謹塵除了喜歡江怡墨,對江怡墨感興趣之外,他對彆的女人根本就提不起興趣來,就算彆的女人主動往他床上撲,他也不會多看一眼的,真的一眼都不會看。

“真的?”江怡墨還問,今天晚上她是在這個問題上過不去了。

“冇什麼好考慮的,不會就是不會,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。你還有彆的想問的嗎?”沈謹塵好認真的看著小墨,這就是他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