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這群小朋友當中,有一個細皮嫩肉的小朋友,長得白白淨淨的小男生,隻有他吃饅頭的動作和大家不一樣,其它人都吃半個了他才咬一口,就算他現在很餓,但他的優雅的姿態就是和其它孩子不一樣。

白淨的小男孩兒吃了一口,他發現坐在他旁邊的小女孩兒一直盯著他手裡的饅頭,她好像還想吃,因為她自己的已經吃完了。

小女孩兒臉上臟兮兮的,但她的眼睛很大很清徹,小男孩兒完全被她的眼睛給吸引了,明明自己的肚子也很累,但小男孩兒還是冇有繼續吃手裡的饅頭,而是遞了出去。

“給你。”他說。

小女孩好餓,她很想吃東西,但每個人隻有一個饅頭,她已經吃過了,不可以再吃了。

小女孩眼饞的盯著男孩兒手裡的饅頭,她在搖頭,並且伸出她臟臟的小手手,把小男孩兒的手推了出去。

她不吃。

“沒關係,我不餓,你吃。”小男孩又把饅頭遞了出去。

小女孩兒聽小男孩兒說他不餓,便就心動了,他不餓,但自己卻餓得要死,小女孩兒的手弱弱的伸了出去。

“你真的給我吃嗎?”小女孩兒問。

“嗯。”小男孩兒點頭。

“可是你隻吃了一口,你不餓嗎?”小女孩兒問他。

男孩兒搖頭:“我不餓,都給你吃。”

“謝謝。”小女孩兒接過了饅頭,她咬了一口:“你叫什麼名字呀!”她在問小男孩兒。

這兩天,第一次有人問小男孩兒的名字,他不知道要怎麼告訴小女孩兒自己的名字。

沈軒?

不,這個名字已經不屬於他了,他不該叫這個名字。

“李軒。”小男孩兒想了想,他對小女孩兒說道。

“好好聽的名字,你看著好像比我大,那我可以叫你軒哥哥嗎?”小女孩兒說。

軒哥哥?

以前有一個小女孩兒也喜歡這麼叫他,隻可惜以後聽不到了,但他會一直記得那個女孩兒的聲音。

“不能。”李軒搖頭。

軒哥哥,這三個字隻有以前那個叫朵朵的小女孩兒可以叫,其它女孩子都不可以。

“那我叫你什麼?”小女孩兒看著李軒。

這個人好奇怪喲!明明給她饅頭吃就是代表要跟她好的意思呀!為什麼連叫一聲哥都不行?這麼小氣的嗎?

“隨便,但除了軒哥哥之外。”李軒說道。

“那我就叫你小軒。”小女孩兒說。

“好。”李軒不反對。

“你要吃嗎?”小女孩兒手裡的饅頭隻吃了一半,她吃得很慢,因為她覺得全部吃掉不好,李軒肯定也很餓的。

“我不餓。”李軒搖頭。

他剛說不餓,他的肚子就叫了起來,根本就不是不餓,他是非常非常的餓。

“你肚子都叫了,怎麼能不餓呢?拿著吧!你要吃飽,我們都不能餓死。”小女孩兒把手裡半個饅頭塞給李軒:“給你吃。”

李軒拿著自己剛纔吃了一半的饅頭,現在這個饅頭經過了小女孩兒的手已經變臟了,變黑了,但他卻不覺得臟,而是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