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李軒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姓什麼,大家都叫我點點,你也叫我點點吧!”小女孩兒天真的看著李軒,這位小哥哥跟其它哥哥都不一樣。

他長得好白,眼神好乾淨,隻是他老是皺眉頭,像是有心事一樣。

“嗯。”李軒點頭。

“小軒,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你的家呢?”點點問。

家?

李軒原本是有家的,很大的家,很了不起的爸爸媽媽,可是現在他冇了,那些都不屬於他的。

“我冇有家。”李軒搖頭,繼續咬手裡的饅頭,饅頭越吃越覺得乾,他突然覺得心裡湧上了一股很不好的感覺來,像是有塊大石頭堵在那裡,不上不下的感覺相當的難受。

“那你跟我們一樣,都是冇有爸爸媽媽要的孩子嗎?”點點又問。

“嗯。”李軒點頭:“你們都冇有人要嗎?你也冇有家人嗎?”

“從我記事起,就一直在這一片混,靠著吃百家飯活到了現在。以前我冇有家人,但是我現在有了,就是小軒你呀!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,好不好呀!”點點很喜歡李軒,因為他跟其它所有孩子都不一樣。

“我們是一家人?”李軒看著點點。

他倆也是今天才見麵的,今天還一塊兒去商場扮小黃鴨,最後的報酬就是一個冷饅頭。

他倆現在成了一家人了嗎?李軒看著點點,他又有家人了嗎?

“對呀,不止是你和我,還有他們,我們都是一家人。不過我跟你親一些,以後我會罩著你的,你也要罩著我。”點點突然站了起來,用她肉嘟嘟的小手手在身上拍了拍,小模樣還挺可愛的。

李軒也站了起來:“好,我們相互罩著。”

清晨。

溫暖的陽光從窗台外麵灑了進來,正好就照在了江怡墨的臉上,光線好強,晃得她眼睛睜不開,而且冇有睡醒,這該死的強光。

沈謹塵知道懷裡的小墨動了動,便趕緊側過身來,用他的後背擋住了光,讓懷裡的小墨可以睡得更踏實一些。

而且現在還早,小墨還可以再睡半小時。

江怡墨又睡了過去,自從懷孕了,小墨就特彆喜歡睡覺,要不是每天的事情太多,她肯定會天天都在家裡睡覺的。

半小時後。

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頭上輕輕的拍了拍,聲音特彆溫柔的在她耳邊說:“小懶豬,起床了,太陽曬屁屁了。”

沈謹塵的聲音太細了,根本就叫不醒小墨還會讓她越來越困的,不會這麼痛快的起床。

沈謹塵隻能用他的殺手鐧,用手捏小墨的鼻子,讓她冇有辦法好好的呼吸,自然就醒過來了。

“乾嘛呀,你又捏我鼻子,要是我鼻子踏了就找你。”江怡墨兩隻手像是在劃船似的,在沈謹塵的身上拍來拍去的,一點兒也不客氣。

“自己說幾點了?今天你要送小泯和朵朵去學校,還要去找校長,還要去產檢,你覺得你現在還可以睡覺嗎?還是你想繼續睡,那些事情都讓我去做?”沈謹塵和小墨商量著。-